無題:奧沙三展觀後小感


在混亂煩擾的當下,很難沉下心來專注地欣賞與之無關的藝術。來到Osage,就像進入了一個完全與外界隔絕的空間。展覽Opening上,大家依舊輕酌淺談,若無其事,討論藝術的種種。三個不同概念的展覽同時開幕,看似毫無關聯,卻意外構成了一個矛盾交叉的共同空間。

「我們習慣了閱讀繪畫,卻很少真正在看繪畫。」藝術家馬樹青在展覽《觸摸》的statement上寫到。這讓我想起讀書時老師常強調的,「視覺藝術是關於視覺的,得先用眼睛看,不能先用腦子想。」尤其抽象作品,觀看才是最重要的。藝術家說,他的作品可以從側面看,才能看到層層疊疊的油畫顏色,看到作品的過程,和作品呈現的原本不可視的時間和空間。Statement上還寫道,「繪畫不複製我們眼睛所看到的世界,繪畫是另一個世界。」
而正正地,梁美萍的《珠三角系列I:香港製造》就是在複製現實世界,大大小小包羅萬象的複製。與其說這是一個展覽,不如說是一個裝置,用策展人任卓華(Valerie C. Doran)的話“某程度上亦帶著表演性質”。梁美萍從06年開始構思此項目,選擇暫居深圳,隱姓埋名混進大芬村學習行貨畫手藝。然後開始在從藝的工作室下訂單,要求畫師臨摹她所拍的照片,盡是香港的旅遊景點和自由行的現實場景等。最後她把這些畫作買回來,與畫師共同創作的批量作品構成了展覽項目。

梁美萍提到,「我在作品中一直希望能夠堅持不斷地提問,而且保持能夠去提出問題的能力。」畫作處處呈現問題和衝突:市面上的行貨畫一般描繪純粹的香港風景,而此項目卻把化妝品店食肆門面等原本不可能成為繪畫主題的日常搬上畫布;同時傳統行貨畫都是描繪符合旅客心目中美好想像的香港;而此項目卻用行貨畫的方式去呈現旅客構成的現實,限購的奶粉和名牌店前排隊的人龍;原本莊嚴的大佛因為複製彷彿成為了被戲謔的對象,每幅看似一樣的佛像卻因為畫工多少差異而形成各種的表情,有的微笑,有的慈祥,有的沮喪……在我看來最有趣的是金紫荊花雕塑和金馬桶的對話,雌性象徵的共同語言,最高權力與最高錢力的對比與諷刺,策展佈置充滿玩味。
而我,也總有一個問題懸在心上,大芬村的畫匠們知情這一切后他們有什麽感受,這是一個有意思的計劃可對於他們而言其實是一個被戲弄的騙局吧?!展覽現場還有一段短片《深圳製造》,影片中工作室老闆和總畫師葉先生在還未被告知實情的情況下還讚許梁美萍的畫技并認真講解創作行貨畫的標準模式。看著鏡頭下的他,好像一只被蒙在鼓裡的棋子。
最後看了陳賽華灌(Chen Sai Hua Kuan)的錄像作品《素描空間:七號》,捕捉的是一條黑色跳繩在一個廢棄空間中釋放出的速度和能量。那條繩子就像一條皮鞭,不斷地鞭打在我的心上,震撼,疼痛,感覺異常深刻。那種疼痛是因為牽動著我心裡念著的最近發生的社會悲劇。如今不再是亂世出英雄的年代,但亂世必能使潛藏的力量爆發。就像繩索把這個空間隱藏的時空和力量激發出來一樣,願脫繮的繩索不止彈起地面的塵埃。君安好。
——————————
展覽:
1.      馬樹青《觸摸》
2.      梁美萍《珠三角系列I:香港製造》
3.      陳賽華灌《素描空間:七號》
展期:即日起至201441
地點:奧沙香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