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我愛你!

2014-3-15 10:31:38

文:高達奔

《台灣跑手如何「唱衰」渣馬》一文刊出後,引起的一連串留言討論,比主體文章更精采。可讀性最高的留言,來自 Facebook 署名為 Marvin Lee 的人兄。他一共留了十數個留言,總共超過三千字。看完這位人兄的留言,相信他愛渣馬、愛田總的程度,較神對世人的愛更深,相信上帝讀後也自愧不如。因為他實在愛得太深、挺得太絕,高達奔一度也弄不清他是說真話,還是說反話。

洋洋三千字埋沒在留言也實在可惜,不如好好整理這埋留言,在主場再發一次,等主場讀者、廣大跑手了解,為甚麼有跑手會義無反顧撐渣馬、撐田總,順便「平衡」批評渣馬的聲音。

這位 Marvin 認為,跑畢全馬不是甚麼難事,何況渣馬的安排已經是「驕生慣養的奢侈」,賽道上落也不怎樣,即使大會承諾有但最終沒有提供香蕉也不應埋怨,因為只有準備不足的跑手才需要吃蕉,批評渣馬的言論全是破壞而無建設。他更恥笑台灣跑手跑得太慢,來香港前又沒有搜集資料,這些 sub 6和 sub 4的跑手,根本沒有資格批評渣馬。

如要去外地跑馬拉松,根本事先就要搜集資料,看看這個自己喜不喜歡,喜歡就去,不喜歡就不去,就這樣簡單,就連平常旅行,也應這樣做。竟然不事先搜集資料就來,之後埋怨,根本是那班人自己有問題。

有經驗的跑手都知道,要吃香蕉才能完成, 那是一直在25km 前的電解質補給及早餐出現問題。

留言者見有水站就去拿水,而非選擇電解質飲品,溝淡了身體電解質,而令表現更差。這根本是留言者跑步水平不足,練習經驗太少,甚至根本沒有練習過,補給常識等於零的過錯……

有能力完成全馬、有能力僅僅完成的都知道,其實渣馬上落都不怎樣。在香港隨便找條全馬路線來練習,上落都比渣馬多一倍,問題反而是高速公路左右傾斜,除非留言者是每次都要跑入 sub3,那是否平路才關鍵。

留言者跑得太慢了~ 哈哈,一定是中環碼頭的人都走了,12點後才「行」到中環碼頭。五小時後才完成,那是11400全馬完成者之中,排7000之後,即超過一半的人已完成了。這留言是不講理,只是個人盲目感受的結果。自己都跑65%後,還去說人家水平不足,簡直是出醜 !原來只是一位 sub 6及 一位 sub 4跑手,扮代表,毫無建樹咁只有批評。

全馬只是一個令人發揮一般正常身體應有水平,以及小量堅持的方式。在下雙腳兩側肌肉都斷過, 也可以完成,可見這根本不是什麼艱難事。

香港渣馬根本已是很驕生慣養的奢侈,只是其他地方更享樂奢華, 但就因香港不夠奢侈而來埋怨 ? 你來做運動是來幹什麼的???!!!

這位 Marvin 認為,渣馬批評者是「出賽經驗太少了,因為有其他 IAAF 認證賽事,跑的是泥地,準備地點是有草蝨的草地,補給只有一包 power gel 連水也沒有,完成沒有證書,大會成績賽後半年才出,大會攝影無日無知(之)。」雖然有人留言問 Marvin ,甚麼比賽連水也沒有?他卻不願透露。

Marvin 充滿霸氣的口吻,相信連王敏超也自愧不如。寸得起,因為他的確天賦異稟,身邊亦有太多能人異士、高手快腳。他是永遠不會明白「我不埋怨,不等於要怪你埋怨」的道理,並以老屎忽的姿態聲稱,有一名朋友更因田總計錯時而失落渣馬十公里冠,但也沒有怨言,其他人有乜資格怨呀?

在下3年前雙腳兩側肌肉斷掉,今年都是跑出這時間 (指台灣跑手的 sub 5成績);我有同事44歲,每星期練2天,全馬亦跑出 3小時08分 ;我有補習女學生跑半馬,亦只需 1小時 32分 ;我有朋友領盲人跑渣打全馬,3小時 24分完成。

他們全部沒埋怨過,只有慶幸自己能夠有健全身體去完成,並希望自己會做得更多更好,包括在人生其他方面。他們從沒有要求別人去改變,從沒有要求別人完美地照顧自己,只求自己去做得更好。請你搞清楚 !

如非追求時間、賺錢,或每次都要打破自己時間。香港渣打全馬根本不是什麼難事…在下3年前雙腳兩側肌肉斷開,這年內,我 5小時內完成10km 游泳;全馬5小時內完成; 亦完成了國際三項鐵人總會認證奧運賽程,我 icon(指 facebook 照片) 就是上述證明。

我認識 2011年香港渣打10km 個人時間冠軍,但由於賽際只計大會時間,而令他失去第一,他從沒有埋怨過,現在還在香港渣打全馬之中,為全馬 sub 3盲人領跑。

我所指的前女補習學生,半馬 1小時 32分完成,其實是正式的精英運動員。她 2012 年10km 個人時間分齡組第二,只是起跑出問題,令大會時間變第三 … 她亦哭了一天,但從此沒再埋怨過,現在還在傳媒教人如果(何)準備馬拉松。

我亦認識一位女性,玩 ironman triathlon ,游水 3.8km => 單車 180km => 跑步42.195km 。而游水及單車全程沒有大會提供的補給,都沒有埋怨過,有玩過 triathlon 就知是什麼事,甚至連最後一項全馬也只有清水,而 electrolyte 、 power gel 、香蕉、朱古力,甚至美食,全部都沒有。

她亦認為只是一個跑步全馬,平常人亦根本不用補給食物,只需補給電解質。2011年香港渣打 10km 個人時間冠軍亦是這樣認為,我亦是有一樣的體會,完全不明白為何一定要吃蕉。

Marvin認為,像日本的比賽般提供美食是「有害無益」,認為日本比賽較好的人,人生其實只是為了享樂,不如去找美食展覽好了;台灣人希望馬拉松有打氣,只是證明「台灣人為了有人認同自己,有人為自己打氣,才去跑步。他更嚣張地指,希望跑步有人打氣的跑手,是「侮辱自己的人生」,更質疑這些人的人生「可以做些甚麼」?

我有位空姐朋友,全世界都去過,南北極也去過,只有索馬利沒去過。在她來說,去做運動要去拍照,已經是死罪,更不用說搞個美食嘉年華去破壞跑手健康。

其實,全馬只求完成並非難事。如果一定要打氣聲才覺開心,那人生比全馬艱難那麼多,會有這麼多人為自己打氣嗎??留言者只為了別人為自己打氣而去跑?

人生不是馬拉松,因為人生比馬拉松艱鉅太多,如果跑個全馬都要滿滿為自己打氣才開心,那簡直是侮辱自己的人生。

只是一個全馬,也要有無數人支持自己才能完成, 也需要開美食嘉年華哄番自己,自己補給出現問題也需要由人來照顧……

你的人生,可以做些什麼?
沒有人支持,你又做得出什麼?
沒有人照顧,又可以做出什麼?
沒有人認同你,你就放棄?

也因為有其他人回應,Marvin的留言也越來越激動,再怒罵批評渣馬者:

不是慶幸自己能體會不同的甜酸苦辣,而且還能捱過;而是別人照顧自己照顧得不完美,就來埋怨,無關痛癢毫不重要的也來埋怨。

請體會一下生死之別。

請明白一下運動價值。

竟然這種小事,也要別人照顧週到,也要週圍的人都支持自己,也要開美食會哄自己開心,別侮辱運動,馬拉松,台灣人 及你自己。

這些人根本未知道什麼是生命,不知道生命的艱辛,亦不知道生死之別,沒意欲把自己現存生命好好發揮……

對於何謂運動, Marvin 認為:「運動是一個表現自己有健全身體,表現自己可以堅持的方式。動精神是要求自己改善去適應環境,多於要人照顧自己週到。」那些認為外國比賽較好的跑手,是「有錢人不用上班環遊世界之後來胡亂吹虛,連只是跑個全馬也要奢華嬌縱,而且更是唯一正確道路。」
他的結論是:「由頭到尾,包括作者,引述,及支持者,都是低水平言論 !我現在極體會田總為何會總是不聽意見。」

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般的隊友。一個比賽,如果最忠實的支持者,都是這種取笑人家跑得慢、要補給、咒罵埋怨者的人生將一事無成、跑步跑到走火入魔的跑膠,相信賽會多得佢唔少之餘,亦應該好好反省。

膠論多讀壞腦, Edkin 最近的兩篇關於東京馬拉松的文,其實是最好的回應,不過對於住在另一個星球,視渣馬如宗教般神聖,不容其他人說三道四的跑膠,無論怎樣都是不會明白了。

延伸閱讀:
台灣跑手如何「唱衰」渣馬
阿母我出國比賽了
2014 香港渣馬記》 — 江彥良
跑馬雙城記之一: 獨孤求敗 鐵血渣馬
跑馬雙城記之二: 東京馬拉松 我們每人都是一顆元氣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