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後,崔世安的三種策略

2014-5-27 10:50:51

澳門5月25號的遊行圖片,天光仔攝

澳門5月25號的遊行圖片,天光仔攝

【文:Davis Why】

與前任的何厚鏵比較,崔世安並無太突出的政績。星期日前,如果崔世安突然離任,相信多數人都不會覺得4年來的澳門有何難忘時刻,腦海中可能只是他當年不普通的普通話宣誓。然而一個《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的保障制度》(簡稱「離補」)法案卻將一切改觀,竟然在表決前兩日(5月25日)促成澳門自八九民運以來最大規模、超過二萬人的遊行,事到如今,這場危機到底會如何解決呢?我們不妨從崔世安的角度考慮這個問題,看看有何策略可供選擇。

策略一:速戰速決

崔世安雖然在遊行翌日請求立法會主席中止討論和表決法案(並非撒回),但也可以在短時間內為法案提出小修小補(甚至毫不修改)後,讓立法會火速重新審議、馬上表決。以大多數議員長期支持政府的履歷,不通過的機會微乎其微。就算在民主陣營外有個別議員臨場反對,也遠遠不足為患。不過這樣做雖然短期內可以立於不敗之地,但強行通過的法案注定認受性極低。之後爆發更大規模的示威的話,就絕非建制力量能夠有效處理。再者,立法會的威信會大受打擊,而且加深市民對選舉制度的質疑。由於多數的議員並非直選,倘若選舉制度依舊,就算經過下屆的選舉也無法讓立法會重拾公信力。對他個人而言,法案可以通過,巨款將來也可袋袋平安,但消耗的卻是他自身和議員的民望,以及立法機構的地位。

策略二:長期作戰

不撤回,亦不急於通過;加緊動員,撥出更大的宣傳資源。社團動員、媒體攻勢和現金分享一直是澳門建制的三大法寶,07年勞動節遊行翌日各大報章上支持政府的「社團聲明」就極有象徵意義。今次遊行當日的《澳門日報》上登有大量學者對「離補」法案的支持,以及對「為反對而反對」的指責。只要崔世安示意,中文的傳媒就算不惟命是從,而不敢發出異聲。長期作戰的態度可以穩定建制內部、特別是身先事卒的社團的軍心,以最大的能量去招呼反對陣營,慢慢爭取優勢。雖然會將直選議員長期暴露在議題的爭拗之間,不過四兩撥千斤、間中採取中間態度(態度包括:呼喻克制冷靜、從長計議、各方理性溝通等等)等技能,應該都是他們的基本功。不過,一旦反對行動長期化,網絡動員到現實上街就可能成為更多人的常態,新媒體的信息體系、以至網絡組織勢必更加成熟。如此一來,澳門的傳統中文媒體必然加速弱化。崔世安的普通話宣誓在網上傳誦至今,網絡世界的話語權誰強誰弱,他心知肚明。

策略三:撒回法案

無論撒回法案後是否將法案重新諮詢,抑或從此不提,都可以馬上解除崔世安當下的政治壓力,萬幸的話更可能搏得「順應民意」的稱許。議題終止的話,他本人和數百選委亦可在6月尾的行政長官選舉中輕鬆過場。若然選舉時「離補」依然是全城熱話,而且與他的連任合併討論,那麼縱然當選,他的得票率或高或低,都足以成為沒有投票權的市民的話題。比起沒有司法豁免權和退休金,那應該是崔特首更不樂見的情景。雖然有種種好處,不過撒回法案的話,帶頭上街「支持政府制度化建設、高官離職保障制度」的社團領袖不免會顯得跟車太貼、面目無光,可能要行政會的一席才能安撫。

四年前,崔世安接手的是在前任早就計劃好、看似可以無為而始的澳門。他知道自己沒有市民認受,有的只是大社團大家族的支持。沒有野心、更沒有魄力的他,每年最重要的就是宣讀施政報告中現金分享的銀碼。偏偏天意弄人,今日的他竟然成功促使兩萬人上街遊行,在這方面,他難得地比前任更加成功。可能有朝一日,澳門人會尊他為「民主之父」,因為對澳門社會運動的發展,他的貢獻實在非同小可。

 

作者簡介:好遊樂、想讀書、要開飯,暫居荷蘭。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