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六四情懷」烙印和「本土意識」標記

2014-5-27 17:32:06

【文:陳國權】

二十五年前耳聞目睹過「六四」的人,大多深受血腥鎮壓的撼動而情緒激憤。直到如今,雖然廣場上的鎗聲呼嘯已遠離,長安街的鮮血顏色已褪淡,人民紀念碑展示的橫幅直條已被拆毀,民主女神高舉的火炬已被軋碎,但是在憶記與遺忘之間,不少香港人仍然執意的選擇持守這份深深的「六四情懷」,像心中烙印,難以磨掉。

「六四情懷」是當年震撼過後的沉澱思緒和深化反省。六四」所造成的震盪波幅巨大,開明而銳意改革的共產黨人慘遭挫敗,留下痛心疾首的悲憤和哀怨;參與運動的學生和市民或被羈押牢獄,或飄零海外流亡,走上不歸路;對共產黨懷有幻想和期盼的人在血影刀光中幡然醒悟過來,深刻反思。更多人驚覺保守強硬的專政掌權者不惜殘民自保,而且相信所有人都已清清楚楚看到共產黨本質的醜惡、面目的猙獰和手段的殘暴,因此重新燃起對家國人民的關心顧念。

無可否認,立足於中國民主運動的「六四情懷」是愛國愛民精神的體現。參與運動的學生和人民不滿當時社會現況的貧富懸殊和政治的貪腐獨裁,倡議經濟開放的同時進行政治改革,邁向民主中國,可惜這些夢想已在鎗火血泊中幻滅。「六四」是仍未癒合的歷史傷口,更是中國邁向民主崎嶇路上的一次顛簸轉折,必須有所傳承和持續發展。當年絕大多數香港人認同和支持「八九民運」,用具體行動展露了潛藏經年的愛國情操,如今仍有不少人義不反顧的擁抱著憶記,拒絕遺忘,值得香港人引以為傲。而且,堅持「六四情懷」的延續,更是回歸後香港人身分中國化的必然路向和追求:繼續推動香港的政治民主,以助內地民主運動的推移。事實上,內地維權運動正是「六四」後激發起的一波一波浪潮,漸漸漫遍全國。

另一方面,這幾年來香港「本土意識」漸漸滋長,其後更因著內地自由行人士氾濫入侵,嚴重影響香港的日常生活環境,以至本土經濟發展的失衡,近期更孕育出一些青年人極端反對中國大陸的心態,甚至對任何相關的國家情事都迴避,貶抑和排拒。「本土意識」的論述原本無可厚非,有一定的社會和歷史意義,尤其在當前的「一國兩制」環境下,香港自治的高度性必須加以闡釋和引申,雖然這也不過只能在中國主體的規範內操作,無疑是殘酷的政治現實。

可是,極端本土派人士一直以「去中國化」為一切本土思維和相應行動的理念原則,認為必須與內地政權現存的所有事物,包括政治、經濟以至文化等,完全抽離割裂,才能保存和鞏固香港尚能剩餘下來的社會特色和核心價值,以便穩定的繼續存在。他們覺得越能夠與中國內地保持隔閡和疏離關係,才越能夠保持香港「潔身自愛」的優勢和「置身事外」的安定,這樣的取態當然有著歷史不幸理由和政治現實的詮釋。事實上也真的難怪人們恐懼和死心,中國共產政權執政以來已將中華固有美好的文化、歷史和傳統破懷得蕩然無存,更發展成為極度專權強暴的國家機器,「六四」只是其馨竹難書罪狀中的外一章。

極端本土派人士滿以為「趨之則凶而避之則吉」,老老實實做「香港人」便可不必觸動專制政權的敏感神經,免除任何牽連的轇轕,得以逃避無妄之災後果。不過,這只是「本土意識」的一廂情願的臆斷,就算「香港遺民論」和「香港城邦論」也只是政治學論述的紙上文章,為本土派人士提供理論的憑藉,因為在政治現實角力場上,「本土意識」與「六四情懷」同樣不足以產生左右中國大陸政局的力量。可是,如果香港人只是順服屈從和自囿於香港人的本土角色, 正中內地當權共產黨的下懷,應驗了「井水不氾河水的」詛咒,更肆無忌憚的為所欲為。

「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是支聯會一直嚷了這些年的口號,有著司徒華憂國懷民的濃厚特色,在實質意義上恐怕十分薄弱,也難怪極端本土派人士批評「六四遊行」和「六四燭光悼念晚會」為圖騰祭祀,以至贖罪色彩的象徵意義活動。事實上時至今天,沒有人會理智的期望支聯會這幾句口號得以一一實現,更不會天真的認為支聯會可以推翻共產黨的政權,所謂「香港是顛覆的反共基地」也只是共產黨慣常嚇唬的鬼話。支聯會和相關活動在香港的繼續存在只是刺進共產黨背上皮層的一口針,奪不了命卻不時發炎腫脹,令其難以釋懷安枕。從政治現實角度來說,中國共產黨政權要有所改變,最終還是只能寄望內地人民從翻天覆地中掙扎過來。

而且,當前執政共產黨一直用盡所有卑污拙劣的辦法,無論是軟刀子式恫嚇勸退,或是硬斧頭式的驅趕羈留, 就是要對任何人士有關「六四」的追悼、記念,以至討論活動和相關訊息,完全毫不手軟和恬不知恥的加以打壓,圖謀掩飾過去對人民所作的惡行罪孽,清洗磨滅人民心中對「六四」的慘痛憶記。在所謂盛世大國的吹噓假象下,當權政府竟然如此心怯、虛弱和霸道,實在令人不屑和髮指。香港人更應該支持支聯會有關針對共產黨這些強權霸道和欺瞞手段而舉辦的活動。

香港「本土意識」的標記有其一定的積極意義,強化香港人對此地斯民的歷史、文化特色的認識、保有和承擔,凸顯出「一國兩制」的一制可貴和優越性。不過,「六四情懷」更是香港人對一國一制的中國民主發展方面的支持和參與意識,否則,一國一制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屹立不倒,也就是香港這一制的逐漸衰亡而結束。本著「六四情懷」,筆者對李怡的撥冷水並不以為然,還是懇切籲請香港人繼續積極參與支聯會的活動,遊行日見,維園夜見!

 

 

作者簡介:現任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理事,退休特殊學校校長。從事教育凡40年,歷嘗人生百態,見盡世態炎涼,認為當今社會險惡重重,教育界最要擇善固執,正直不阿,同工更要互相關顧,團結扶持,辦好教協,守住這一片彰顯民主和公義的園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