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遺忘的小書 — 簡介《六四小渡海》

2014-6-4 21:27:04

【文:謝嘉企】

由「進一步」出版的《六四小渡海》,雖然整體看來四平八穩,於鋪陳重大事件方面,敘述的都是已知事實,令熟悉事件的讀者只能溫故、難言知新,但書中某些章節,卻重提了一些早已被大部分人遺忘的歷史段落,使我們眼前一亮。
《六四小渡海》的取名靈感來自講述主角如何編寫詞典《大渡海》的日本電影《字裡人間》,全書結構也仿似詞典,由九十八個關於八九民運的詞條組成。執筆者為本地文化或傳媒人如江瓊珠、盧敬華、陳景輝、黎則奮等,故此撰寫的角度多由港人的視點出發。

書中的九十八個詞條分為日子、地點、人物、事件、組織、政治術語、象徵性事物、支援行動等類別,若初識六四的人順序閱讀全書,可能會對八九民運的時序茫無頭緒,但如此編排,好處是能夠讓不同的事件和人物都得到相近的篇幅、平等的尊重。例如「革馬盟」的創辦人吳仲賢雖然在當年一直為民運搖旗吶喊,但始終無法進入支聯會的領導核心,卻能在書中和司徒華佔去相同頁數。又例如人民大會堂側面的一座公廁,是屠城當晚十四位記者(包括梁宙然和謝志峰)的避難點,這批記者甚至爬上了這座公廁進行拍攝,於是這公廁就能和天安門廣場一樣在書中各佔一個詞條了。

歷史不單由當權者書寫,也由領導反抗的精英書寫,因此我們總記得司徒華如何於北京頒令戒嚴的翌日,在大遊行的目的地跑馬地馬場宣布支聯會成立,卻往往忘記就在離馬場不遠的灣仔伊館旁邊,有一批熱心市民成立了一個名為「民主台」的鬆散組織。據書中介紹,這些市民來自五湖四海、各行各業(包括司機、文員、舞廳侍應),當年夜夜在伊館旁通宵達旦聽收音機兼暢論國事。但和司徒華等人相比,這些市民實在顯得業餘。例如他們決定在6月1日凌晨宣布成立「民主台」,當晚卻全無傳媒到場;屠城之夜,「民主台」聚集三千市民,有人提議揮軍操上羅湖,義憤填膺的大隊就傳召的士,直奔文錦渡,但到了關口才發現身上都沒有回鄉證,不得不取消行動。後來,民主台成為支聯會的團體成員,關於它的故事也漸漸被新一代的年輕人遺忘。

我們已經忘記的還有一艘名叫「民主女神號」的廣播船。在1990年,流亡法國的「中國民主陣線」購買了一艘舊船,並替它裝上廣播設備,打算用它向大陸的沿岸居民播放爭取民主的信息。不過這個妙想天開的計劃終告失敗,因為台灣和香港根本不許它靠岸,令它得不到補給。同樣即將被人遺忘(或已被遺忘)的尚有油麻地「活化廳」。位於上海街的活化廳由幾位本地藝術家經營,自2010年起,每年都有舉辦關於六四的展覽,亦曾以藝術創作介入如反國教等社會議題。可惜的是,活化聽的舉動引起了場地提供者藝發局的不滿,致使場地被收回,活化廳亦於2013年底停辦。

自從李鵬於當年5月20日將民運定性為「動亂」,大陸人民就再收不到來自國外的民運消息。當日香港的支援人士不甘大陸同胞被中共愚弄,想方設法將民運消息傳回大陸。據詞條「突破新聞封鎖」所述,當時港人除了將剪報寄到大陸,亦會用電報和親友通訊。支聯會甚至到邊境發放連帶民運資料的氫氣球,希望氣球能飄至大陸人民的手裡,不過成效如何,真是只有天曉得。除此以外,各大專院校與五百多家私人公司合作,展開了名為「Fax Action」的行動,將民運資料傳真至國內,而且據說行動初期頗具成效。

二十五年後的今天,有關六四屠城的新聞依舊被中共封鎖,而對民運的打壓也越見狠辣。要突破官方封鎖,或許可從攜帶《六四小渡海》進入大陸開始。《六四小渡海》的包裝模仿「紅寶書」《毛主席語錄》,應有利於在過境時渾水摸魚。再者,為了從左派政客及本土城邦派手上奪回「愛國」的詮釋權,《六四小渡海》的副題是《一本香港人的「愛國」詞典》,若攜書過關時被官員搜出,他亦不會將書沒收吧。難道他敢將一本自稱「愛國」的小紅書視為禁書麼?

 

作者簡介:自由撰稿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