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便宜了我們

2014-6-6 12:18:12

Elvin Yeung 攝於 2014 年 6 月 4 日維園燭光晚會

Elvin Yeung 攝於 2014 年 6 月 4 日維園燭光晚會

【文:陳欣裕】

因為一些原因,昨晚我在球場入口派場刊。看見一批一批的人潮,心裡很是滾動。說真的,滾動的原因,無非是心已死。不過一片漆黑中,人潮彷彿又帶點曙光,我看見城市在死亡邊緣拉扯,暗喜:原來死唔去。

當李卓人大聲宣佈:今晚有十八萬人,比任何一年都多。起初是鼓舞,冷靜下來,鼻子酸心更酸,香港有接近七百萬人口,站出來的只有十八萬。相比當年的一百五十萬,啲人去晒邊?十八萬,有什麼好高興的,你們歡呼甚麼啊。然後我問做記者的家姐:喂,你估當年果百五萬係點走出嚟嘅?我以為她會有答案的,因為在我眼中,記者應該會知道。然後我們靜了,繼續走。或者我們都有答案,因為,因為有人在有選擇下,選擇了遺忘,選擇了逃避史實,選擇了自我剝削。

現在回想,我們坐在球場,其實很便宜,歷史便宜了我們,身份便宜了我們,香港(某程度上)也便宜了我們。而在台上說話的滕彪,他的一字一句都極其昂貴,我甚至不敢想像他需要為幾分鐘的演講所付出的沉重代價。我所欣賞的,不但是他字字鏗鏘,更是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中行。多少人辦,多少悲劇,但他不得不言之,面對死亡毫無懼色,已經超越了敢言,滕彪做到了真真正正用生命晴朗共和國的天空,一句They can’t kill us all,我不期然挺直了腰肢 ,感到他那堅忍崛強的精神,反思:我們怕什麼。今天啊,我連去向老師投訴一下學校的評分機制也思前想後,草擬好的文件久久沒膽量送出。事實上,我們是沒什麼本錢去怕的。

所以我說,我們的平反六四便宜得很,一晚而已,當年學生殘留僅存的堅持和熱情,帶給我們無限啟迪,賺透了。

要是這樣年年賺下去,實在有點兒那個。只覺得,自己真的很微小,站出來,拒絕沉默,是我可作的事。有些過去,不應放下,亦未敢放下,只知道要守住,明知守不住也得守,滕彪可以,王丹可以,涓生可以,我們都可以。我們要常常想著這個使命,是怎樣換來的,然後一代傳一代,歷史是這樣要求我們的。

自由的旗幟必須揮動著,生命才有所附麗。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路還很長,我只知道,百折不撓,是我們新一代的唯一出路。

 

作者簡介:中五學生,好多問題,好衝動,很想見到魯迅,問他到底為甚麼那麼肯定自己是對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