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皮書》下的香港人哀歌

2014-6-12 18:46:37

【文:何德漢】

前日國務院「突然」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強調中央擁有香港全面的管治權。這份長達二萬三千多字的白皮書基本上可以用一句說話來形容:「中共決定香港所有事情。」

印象中在中英談判的時期,香港人常常聽到的四字詞語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我們也深信這是回歸後香港繼續繁榮安定的管治原則,也是中央給予香港人的承諾。如今這份《白皮書》一出,卻在《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之外「僭建」一些以往沒有的解釋,完全超越當初《基本法》的原意。

權力全部來自中央
《白皮書》指出根據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一大堆」權力,包括:(1) 基本法的解釋權及修改權,(2) 特首和立法會產生辦法修改的決定權,(3) 香港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的監督權,(4) 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的決定權,以及(5) 向香港作出新授權的權力。中央的權力之大,就連香港法律的制定也要監督,這一點在《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從來也沒有講過,更完全否定了香港一直擁有「行政、司法、立法」的三權分立的制度。

《白皮書》不斷強調中央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香港人有的「高度自治權」也只是中央的授權。「高度自治」並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權,只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務管理權。用一個比喻來說:在中央眼中香港人有的「自治」只是「區議會式」的地方事務管理,其餘的也要由中央決定。中央授權幾多,香港人就有幾多,不存在「剩餘權力」──即是中央未有授予或「未禁止」香港行使的權力,香港人也不得享有。

「港人治港」之上的「愛國愛港」
《白皮書》進一步將「愛國愛港」的定義「發揚光大」,強調「港人治港」有其界限和標準──必須由以愛國者治理香港,這根本是《基本法》沒有明確規定的。《白皮書》提出在「一國兩制」之下,特首、各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肩負正確理解和貫徹執行基本法的重任,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或許此等要求在中國各級省市是可行的,但是奉行「一國兩制」的香港卻從來沒有對各官員有這樣的要求。中央擺明「大石砸死蟹」,以為手執屠龍刀就可以「號令天下,莫敢不從」。中央誤將在國內奉行的「權治」硬套於香港的「法治」制度中,完全不尊重除了「一國」還有「兩制」下香港人應有的權利。

事實上《白皮書》差不多是宣告了「一國兩制」的死亡:當中提出「兩制」在「一國」之內,國家主體實行社會主義,香港實行資本主義。但「一國」是實行「兩制」的前提和基礎,「兩制」從屬和派生(從「一國」中演變及延伸出來)於「一國」,並統一於「一國」之內。「一國」之內的「兩制」並非等量齊觀,國家主體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也不會改變。《白皮書》強調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行使基本法解釋權是維護「一國兩制」和香港法治的「應有之義」,對香港執行基本法的監督也是香港實行「高度自治」的保障。

由此看來這份《白皮書》所講的,無論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這些在回歸前取得共識的原則已經全部被推翻。當年的《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原來只是「回歸大騙局」的幌子,最終一切皆由「阿爺」決定:有沒有普選也不容香港人作主。《白皮書》似在重申中央全面接管香港,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也要由中央話事,從前領導人說的「河水不犯井水」已經成為「空談」。

針對「佔中」的「426社論」
《白皮書》又提及人大常委會擁有對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的決定權,並在最後的部分提到要警惕外部勢力利用香港干預中國內政的圖謀,防範和遏制極少數人勾結外部勢力干擾破壞「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明顯這是對香港人作出警告,也令人聯想起這是衝著「和平佔中」而來,所謂的「極少數人」大有可能是指「佔中三子」。思歪提及《白皮書》是中央花了一年時間籌備。言猶在耳,一年多前正是「和平佔中」剛剛開展的初期,並且當初也預計在今年的七一發起「和平佔中」,時間上的吻合是絕對衝著「和平佔中」而來。

其實中央發表這份《白皮書》正正反映出當權者對「民意」的恐懼,當中所用的字眼用得越是嚴厲,也越發反映其恐懼的心魔。偏偏這份《白皮書》只會「曲線呼籲」更多香港人參與「6.22全民投票」,甚至會有更多的人參與今年七一遊行。就連那些本來想以溫和態度和中央磋商的香港人似乎已沒有其他的選擇,以為可以「有商有量」的香港人恐怕是痴心妄想,香港人只有被迫以更「激烈」的方式表達對民主的訴求。

25年前中共發表了《426社論》,指出當時的學生的愛國民主運動是叛亂,也成為了八九民運的轉捩點。如今《白皮書》同樣將「和平佔中」視為極少數人勾結外部勢力干擾破壞香港的「一國兩制」。相信香港的解放軍已經收到「密令」,隨時要為「緊急狀況」作好準備。

將來的歷史會說:香港因著「2017政改」而發生的「嚴重事情」,起因並不在於香港人的激烈行為,卻源於中央在香港施政上的強硬立場,妄顧香港在《基本法》賦予的權利,最終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結局。

 

作者簡介:人民公僕,香港土生土長,少年時代醉心於經濟學,最終卻埋首於社會中工作。如今人到中年,心意更新而變化,迎接人生的下半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