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色的前世今生

2014-6-14 0:43:07

【 文:一股歪風 】

耳邊傳來C AllStar以無伴奏(A capella)輕輕地唱出一句 『Give your heart and soul to me,And life will always be,La vie en rose!』接著曲風一轉,牙買加的Reggae節奏響起,『微風吹開美麗的心,添上熱情歡欣,你又為何傷感?』這首《粉紅色的一生》是陳百強於1984年的名作,三十年後經過重新演繹,成為了今年首度在香港舉行的「一點粉紅(Pink Dot HK)」活動的主題曲。就趁著這次活動舉辦在即,來跟大家分享一些有關粉紅色的故事。

粉紅寶寶:

對一般人而言,粉紅色就是女孩子最心愛的顏色,在嬰兒用品店內與男孩子最心愛的粉藍色分庭伉禮,彼此劃清楚河漢界,顧客踏進店內就一目了然。為女孩子選購的就自自然然走到粉紅色一邊,為男孩子選購的就自動自覺走到粉藍色一邊,但是當你置身其中埋首挑選之時,你又可有想過,為甚麼不可以讓男孩子穿粉紅色呢?

從前的西方家庭,不論男女,由襁褓時期開始,一律都穿上纖巧細緻,綴有蕾絲花邊的白色娃娃裙,直至到六歲,兒童才第一次剪髮及依據性別穿衣,所以當年單憑外表衣著,是難以分辨出小孩子是男還是女。這種劃一性別的嬰孩傳統衣著,是一直持續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才開始有商人推出粉紅、粉藍兩色的童裝系列。不過,給男孩子穿的是粉紅色,原因是粉紅色在舊社會眼中被視為堅強壯健,而粉藍色就較為溫婉秀氣,更適合女孩子穿著,情況剛巧跟現今的主流觀念完全相反。可是,當年的消費者對商家以兒童性別分配顏色的推銷手法,並沒照單全收,反而從美學角度衍生出另一種配搭,就是讓金髮藍眼的男女嬰孩穿粉藍色,而棕髮啡眼的則穿粉紅色,因為與嬰孩眼睛顏色相襯,看起來更順眼美觀。

輾轉來到六十年代,社會才普遍認同粉藍色屬於男孩,粉紅色屬於女孩。於八十年代,醫學界開始為孕婦進行超聲波掃描,母體內嬰兒的性別不用等到哇哇落地才揭盅,令一眾家長親友爭先恐後為未出娘胎的小生命張羅籌備,促使製造商推出更多粉藍、粉紅兩色的兒童產品供應市場。

時至今日,對一般消費者來說,粉藍、粉紅兩色所形成的性別二元概念,已經是根深締固,父母更急不及待在嬰兒誕生的一刻已經開始灌輸,甚至比起兒童時期,家長要男孩子玩積木和玩具車,女孩子玩洋娃娃及煮飯仔,塑造性別角色還要早。其實,無論是性別二元,抑或是性別角色,這些概念都只會加深人們對男或女先入為主的要求和看法,從而產生不必要的性別定型(stereotype)。

粉紅大亨:

美國作家F. Scott Fitzgerald於1925年出版的《The Great Gatsby(大亨小傳)》成為了名著,作者在小說的字裏行間,描述不同顏色來表達出各種隱喻,如在第七章內描寫男主角Jay Gatsby身穿一套粉紅色的西裝,就被很多現代讀者解讀為「用金錢買來的庸俗品味」,其實當年大眾認為粉紅色是剛陽熱血,所以更貼切的看法應該是「靠時尚衣著來炫耀自己的財富」。

有趣的是,《大亨小傳》兩度被改編拍成電影,在1974年羅拔烈福(Robert Redford)扮演男主角時所穿的粉紅色西裝連背心,色調鮮艷奪目,然而當年坐在電影院的觀眾剛見證過嬉皮士燦爛繽紛的打扮,所以視線投放到羅拔烈福的一身粉紅,也不會換來一絲嬌媚的聯想。然而,在2013年的翻拍版本中,里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於同一場戲所穿的粉紅色三件頭西裝,相比起來顏色則是被沖淡得只是約隱約現,僅在近鏡時才能看得出是淡粉紅色。兩齣說著同一個故事的電影,相隔四十年,卻展露了兩代文化的迥異,雄糾糾的羅拔烈福跟仍帶孩子氣的里安納度,在外型上當然是截然不同,不過兩人只是示範了觀眾對美男子標準的演變,但更明顯的,是為了迎合新一代觀眾對粉紅色的既定觀念,而避重就輕選用淡得幾乎不著痕跡的粉紅,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尷尬和誤會。

粉紅血淚: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在德國柏林生活的同性戀者,本來是享受著較世界其他地方更開放的自由空氣,可惜,當希特拉(Adolf Hitler)統領的納粹德國於1933年執政後,同性戀者正是納粹黨所針對的目標之一,所有當年的同志組織立即被查禁,甚至連性學院內關於同性戀的書籍與及其他性學藏書,都通通被燒毀。希特拉主張日耳曼民族優越主義,在他的獨裁統治下,除了視猶太人為「劣等種族」而進行種族清洗的大屠殺外,同性戀者因沒有為日耳曼民族傳宗接代的功能,就被冠以「導致民族滅絕」而獲判「危害民族」罪,從而被送到集中營去,之後還被列入大屠殺的名單内。

當年納粹黨為識別被逮捕關入集中營的囚犯,便在犯人外套的左臂位置和右邊褲管,依照所犯罪狀縫上不同顏色的三角形徽章,女同性戀者以「反社會行為」入罪,所佩戴的是黑色倒三角形的徽章,而男同性戀者就要佩戴粉紅色倒三角形的徽章。被編排佩戴同樣粉紅倒三角徽章的囚犯,還包括強姦犯、孌童癖及人獸交等性罪犯。男同性戀者在集中營內除了要跟其他囚犯一樣接受勞改,還要被迫進行厭惡療法(aversion therapy)來矯正性傾向,如經過治療之後也改不掉的男同性戀者,便唯有採取終極的治療方法,就是被閹割。集中營內的男同性戀者縱使能夠捱得過接二連三的酷刑治療,更不幸的是他們最後的命運,往往就是被納粹黨行刑處死。

在納粹德國統治的十幾年內,數以萬計的同性戀者被定罪收監,他們在集中營內遭受比其他罪犯更嚴厲和殘暴的對待,成為死亡率極高的一群。即使二次大戰結束,納粹黨在1945年被瓦解,集中營內倖存的同性戀者,不單止沒有獲得釋放,而且仍然被認爲是罪犯繼續收監,直到1994年,前納粹德國所定的反同性戀法才被廢除。多年來,德國政府一直以迴避態度處理當年同性戀者受迫害的黑暗歷史,於2002年才正式向同志社群道歉,到2007年才終於在柏林樹立起「同性戀者受難紀念碑」。

於七十年代末,同志組織打破禁忌,重新採用了粉紅色倒三角形作為爭取同志平權的標誌,除了要紀念其背負的慘痛歷史,還籍此喚起大眾對於打壓弱勢社群及不公平待遇的注意。八十年代在愛滋病的陰影下,同志組織ACT-UP(AIDS Coalition to Unleash Power)將粉紅色倒三角形符號反轉成為正三角形的標誌,以象徵積極反擊的義意。而對新一代的同志來說,這粉紅色三角形就代表了驕傲、堅強、和對自己性向的自豪。

翻閱過歷史,然後再仔細思考近年香港同志在平權路上所遇到的重重障礙,當中不少反對者對同志的見解,竟然跟大半個世紀前納粹黨的看法驚人地相近,証明即使時代變遷,歧視的目光依舊存在,為了開闖未來更寬闊平坦的路,一於在此大家互勉一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粉紅抗爭:

2007年暑假完畢,在加拿大東岸Nova Scotia省Berwick區內的一所中學,一名讀第九班(即香港中三)的學生因為在開學日穿著粉紅色的馬球衫,而被一些同學嘲笑為同性戀者,並且威脅說要揍他一頓。兩位就讀第十二班(即香港中六)的學長David Shepherd和Travis Price得悉這欺凌事件後,就決定馬上採取行動。他們走到附近的廉價商店購買了七十五件粉紅色女裝背心,然後用電郵通知同學明天一起穿上這批粉紅色衫,團結成一片粉紅色的汪洋,來對抗校園欺凌。

第二天一早,除了本來參與的一眾學生外,還獲得八百多名同學支持行動,同樣以粉紅色衫現身學校。當那位被欺負的同學踏入學校,看到一片人山人海的粉紅色壯觀場面,便感動得臉紅起來,在場的同學都看得出他如釋重負,由本來的低落沮喪轉為萬分高興,從此,學校內再沒有欺凌事件出現。當時只得十七歲的行動發起人Travis Price表示自己亦曾被欺凌,體會到受害者最需要的是身邊有人肯為自己挺身而出,這樣欺凌事件才會被遏止。根據研究顯示,大部份的欺凌舉動,發生時都有同年紀的人圍觀,當中只要有一名旁觀者介入干預,霸凌者往往便會在十秒內停止作惡。所以,假如遇見有人遭受欺凌,請即施以援手,若只是默不作聲冷眼旁觀,就等如附和霸凌者的行為。

當年兩位年青人的舉動啟發了全世界,因為欺凌無處不在,任何種族、膚色、性別、語言、體形、性向,幾乎每一個人在一生中均曾遭遇過被欺凌的困境,現在各國各地不少社區都舉行「粉紅衫日」,去年全球便有近七百萬人參與,在學校以至職場,都在當日一同穿上粉紅色衫,向恃強凌弱的霸凌者說「不!」

隨著不同社交平台在互聯網上的普及,網絡欺凌的情況亦日趨嚴重,加拿大卑詩省(B.C.)的學校就選擇利用互聯網廣泛覆蓋的優點,帶領身穿粉紅色衫的學生拍攝一段舞蹈短片,然後將短片放到網上分享廣傳,令更多人關注欺凌問題。在2012年,就有約二十間學校選用Lady Gaga名曲《Born This Way(生來如此)》作為跳舞音樂,以傳遞「接受自己,包容別人」的訊息。不過此舉卻引來一家長會不滿,並為此去信給省長及教育廳廳長,指出Lady Gaga衣著暴露,行為放縱,其音樂影像的內容極為色情淫亂,更有蔑視宗教的意識,所以不應讓學生接觸這類不良風氣。家長會還擔心,學校將上千學生的影像上傳到網站後,會被不法之徒利用。家長會的投訴並沒有打擊到學生的士氣,在拍攝當日,不同學校不同年級的學生都齊齊穿上粉紅色T恤,跟隨著Lady Gaga的歌聲載歌載舞,此片段更獲得數萬點擊,成為宣揚反欺凌行動的一大亮點。

粉紅約會:

「Pink Dot(一點粉紅)」活動源自新加坡,名稱是戲謔新加坡有Little Red Dot(一細點紅色)之稱,而該國國旗的紅白兩色,加起來就正是粉紅色,這亦是新加坡人身份證的顏色。由於當地同性戀仍未合法化,所以大會口號為「Support the freedom to love(支持戀愛自由)」,希望籍著活動令大眾能以開明包容的態度支持同志社群,活動特式是所有參加者都穿著粉紅色衫,並組成一個粉紅圓點拍下一張大合照。2009年舉辦的第一屆,亦是有史以來首次的大型同志活動,地點是新加坡唯一能合法示威的芳林公園,參加人數為二千五百人,打破了曾經在該公園舉辦活動的人數。五年以來,參加者更增加至去年逾二萬人。

今年在香港首次舉辦的「一點粉紅(Pink Dot HK)」活動,於六月十五日在添馬公園大草地舉行,以免費入場的戶外嘉年華形式進行。今年的主題是「愛多元。愛多點」,除歡迎性小眾和家人、朋友、同事參與外,更邀請各方同志友好人士,一同穿上粉紅色衫到場參與,支持同志平權與及多元、共融、平等愛人等價值。

活動當日,拍過象徵開放和包容的粉紅圓點大合照後,音樂會便隨即展開,希望到時大家能在場和C Allstar一同高唱:『請張開美麗的心,將快樂來相分,為何自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