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選方案公投我見

2014-6-23 11:48:25

【文:Patrickov】

【一】

晚膳前,家人問:何以中共每次在香港發生公民運動時,都會說一些激人參與的話?

就這個問題,很多時我都看到有網友說其原因是「曲線催谷支持」。轉念一想,也許並非僅是曲線那麼簡單。

我曾聽說朝鮮(北韓)有「用選舉來作人口普查手段」的論調。從這種論調引伸出去,就存在一種可能性:如果要收集某種民意,而又要確保參與者肯自發表態,則某種形式的激將法,比起直接詢問是有效得多。如果從這個角度看,那麼中共的放話(甚或網絡攻擊),不僅是策略,而且是很「保證成功」的策略。

順著這個思路,我們就要問下一個問題:那麼中共想知道甚麼?

我的思維比較直線,姑且當中共確實想知公投所決定的方案哪個最受歡迎。如果是這樣,最簡單的應對就是:參與投票,選出自己認為最好的方案。不過,怎樣才是「最好的方案」?

要回答這個問題,那我們就要「猜」,中共得知不同的結果後會有甚麼反應。

其實這不是奇想。很簡單,中共對港設中聯辦跟港澳辦兩個機關,一定有原因。就這次事件而言,港澳辦的人不能白逗工資。他們應該要在事前計算,投票人數多寡、以及三個方案的支持者分布,再去決定應對方針。

如果是這樣,我們選擇甚麼方案,就不(單純)是我們「想」要怎樣提名特首候選人,而是哪個結果令事情的發展最合符你的心意。

茲舉兩例方便說明:

假如某甲認為較溫和的方案會令中共釋出轉圜餘地,那某甲就應該選較溫和的方案。順著此人的思路,如果中共見到較溫和的方案取得壓倒性優勢,那他們就可能會部署某種討價還價,或索性讓這個方案通過,皆大歡喜。

相反,某乙認為中共無論怎樣都會「企硬」。那麼某乙就不必顧慮太多,選最激進、最否定建制的方案就是。既然看不到中共有讓步的可能,乾脆攤牌,大不了一拍兩散。至少要讓中共知道,香港人是多麼的不服,如果他們硬來,那真的來個百萬人佔中,索性決一死戰。

當然,還有很多的做法。不過總歸來說,投票不一定是表達對抗,而可以是參與博弈──一場可能有數以百萬計香港市民跟中共參與的大博弈。

總括而言,即使沒有一個拿出來公投的方案是您們認為最理想的方案,我仍然鼓勵您們參與投票。而且,您們應該親身到票站投票──因為這次公投有些技術上的問題需要正視,而那個問題會直接影響這次公投的公信力。

(一點補充:原來主辦單位只預備了十萬張實體選票,即是說就算我們到了票站也可能只有平板電腦。建議大家主動要求取實體選票,否則請向主辦方要求,把您在票站投的票才算數)

【之二】

之前,我建議您們應該親身到票站參與這次公投。其實一個叫「踢爆左膠」的 FB 群組已經提供了線索。我其實在幾個擁共群組留言捍衛過公投。不過我也得承認,電腦投票之所以不成其為正式投票,並非空穴來風。

首先想到的問題就是重覆投票。但單一身份證號碼只能投一票其實已經做得很好。

第二件事,就是上面的連結所提到的事。原來香港身份證號碼有一個嚴重問題:它全部的數字都不是隨機。英文字母和括弧外的數字自然不必多說,全是序號。即使是最後一位的括弧數字,也是計算出來的校對用字,並不是用來不被人猜到的隨機字。

於是,我們理論上可以創作一個身份證號碼,假冒他人投票。

沒錯,這就是之前幾次議會選舉時,大家都很介意的事:種票!

以我所知,現在的系統應該是把電子設備(手機、電腦、 iPad)作為第二個鍵。換句話說,一個人如果用同一部機器投兩次票是不行的。如果是這樣,種票的規模就取決於種票者平均擁有的電子設備數量。從這個方向,主辦單位可以推估有多少票是種出來的。

如果當天親身到票站的人數比起首天電子投票的人數少太多 (譬如只有十分一或者更少),那就要懷疑首天的數字會否有一半以上的票是種出來的了。

種票帶出來的另一個問題是:假如某甲假冒某乙進行電子投票,那麼某乙再進行電子投票便會被拒絕。這種情況下,某乙只能親身到票站投票。但如果公投系統的設計並沒有「如果親身到票站投票,則僅計算本尊用手所投的票」的設定,那麼被假冒投票的人的權利就被變相剝奪了。

所以,大家到票站投票,不僅是保障自己的表達權利,也是協助主辦者更加完善自己的系統,令這次公投的結果更有公信力,更是令這場博弈的各方能更準確地判斷形勢。

 

後記:

本人於星期日中午投票。投票後,有些小意見—

一、真普選聯盟的方案跟人民力量的方案頗為相似,相關意見可能會被分薄。個人推測最激的第三方案會在三者間「獲勝」。

二、反對泛民、支持中共者參與投票,並非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相反,他們可以很充份地表達自己的意願。只要在方案的一票選「棄權」,另外那條問題答「否」就可以了。用一種配搭囊括所有反對泛民者者,理應可以準確反映反對泛民的意見。於是,就只剩下反對泛民者會否參與的問題。

三、工作人員多為港大民調成員。個人認為,民調的目標應該是鼓勵不同立場的市民參與,而非單純催谷一方。可是,由於反對泛民者有嚴重的政治冷感,即使有中共的助力,亦似乎只能催谷泛民支持者,有點可惜。又,雙方支持者 (甚至主辦者) 的互動由於沒有考慮這一點,顯得有點被敵我矛盾沖昏了頭腦。這可能會令投票結果不能準確反映民意。

 

 

作者簡介:哎吔IT人,對公共交通和政治有莫名其妙的偏執。平日除了工作、打機和做鍵盤戰士,就是看書和跑步。最大心願是做土皇帝,最近嗜好是被周顯老點。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