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演佔中的一些觀察

2014-7-3 17:39:56

2014年7月2日凌晨,警方拘捕大批佔領遮打道的示威者。

2014年7月2日凌晨,警方拘捕大批佔領遮打道的示威者。

【文:清風飛燕】

首先,我要聲明我在這次運動中選擇了不想被捕,最後也沒有被捕。原因很多,這裡不細談。我只能不全面,甚至是很片面地紀錄我來回奔走場地的所見所聞。

七一遊行後,響應學聯呼籲,我選擇留守遮打道。當時約 11 pm,警方沒有什麼大動作,於是我和友人去了特首辦支持學民思潮,麥記充電後約1am抵達。大概是因為學民沒有佔據馬路,只在特首辦旁邊的行人路叫口號和呼籲途人掛螢光棒,沒有引起即時或可見的威脅。
約1.30am,友人透過Facebook表示遮打道告急,警方開始拉人,我便趕過去看情況。

回到遮打道約 2am,學聯仍在邀請嘉賓輪流上臺分享,激勵士氣。依稀記得,警方清場行動是在阿牛演說後開始的。警方先把馬路劃為非法示威區,然後用人牆隔開公民抗命者(下文簡稱公抗者),然後逐一把公抗者抬走。由於公抗者只是手跨手,並非用繩索聯系,也沒有把自己綁在重型物件上,警方不需費太多力就可把公抗者分開。因此,公抗者全被捕只是時間的問題。

由於示威人數眾多,至4:30am還有約一千人(粗略估計),或坐在地上等被拉,或像我一樣到處觀察/叫喊/支持。大約4:45am,警方開始在遮打道後方(近文華酒店門口)設鐵馬佈防,然後警員和鐵馬一字排開,向班馬線推進。可能因為做好心理準備的公抗者一早已選擇坐下等被拉,剩下站在後邊部分的人相對容易走散,抵不住警方鐵馬進逼。雖然有很多不願被拉的支持者(下文簡稱支持者)也衝往鐵馬邊,但同時警方也在靠近大會會場那邊繼續拉人。然後緩慢地,逐漸地,鐵馬慢慢進逼。支持者一些定住鐵馬,一些繼續往皇后像廣場兩邊退。清場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當鐵馬與警員步步進逼並圍著了多名公抗者時,我萌生了離開的念頭,我心想,一切都是早或遲被清場的分別。留在這裡我又沒有衝的準備/衝動,只覺得在旁觀察(我並不常常喊叫)的作用真的不大。

但奇蹟出現了,示威人士守住了。說比做的容易:支持者一直站在行人路上(警方沒有劃為非法示威區的地方),一見有警員準備佈防/逼近公抗者時,就會大聲叫喊,讓其餘支持者衝至警方嘗試打開缺口的地方,用身軀擋住,並鼓動群眾逼使警方後退。這樣來來回回,來來回回,縱使非法示威區不斷縮少,但撐著的時間多了。因為和平的公民抗命,如果示威者不製造暴力場面,警員其實是需要很多時間佈署。在沒有暴力衝突的場面和傳媒監視下,警員不能做快速的武力清場。警員和示威人士不可能是1:1的比例進行。警方是沒有可能讓要執行職務的警員落單。而且群情洶湧,警方必定以10:1或以上的比例應付整批的示威人士。

在和平公民抗命的抗爭中,時間是站在示威人士一方。

最後警方在8am完成清場。據報被捕人數為511人(應該全是公抗者),而支持者為約500-2000人(最後可能只剩下500人)。

從2am開始喊清場到8am,共6小時。

我們只輸在人數。(當然,未來的公民抗命肯定不只這個時間)

最後我覺得警方主導的暴力流血衝突事件應該不遠了。
真正的考驗還沒到,大家要保持冷靜地憤怒,要團結一致。

以下是一些愚人之見

未來警員可能會做的是:
1. 行動提早升級(包括各適其適的武器)
2. 擴大非法集會範圍/分隔非法集會範圍和普通範圍(使公抗者和支持者不能互相支援)
3. 調動更多警員到場,甚至找公安來充當警員

未來示威人士可以做的是:
1. 預備索帶/鐵鍊,讓公抗者自己願意的活和旁人綁在一起或把自己鎖在重型物件旁(也可準備剪刀/key lock,方便臨時變陣。警方也可能準備剪刀,所以自己要小心。)
2. 自備類似鐵馬的重物放在警方鐵馬的正對面和它互撞。很多人抗拒碰鐵馬,但如果是己方的物件,推又何妨?
3. 主辦單位要自己組成/保持支持者一定的人數,以支援公抗者。
4. 抗命地點最好不要離人流容易接近的地方太遠,很難支援。另外,最好有馬路和行人路並行,好讓公抗者和支持者互相支援,但支持者又不容易被警員拘捕。
5. 公民抗命要在多點,不定時地發生,讓不同區域的朋友按自己所能,選擇成為公抗者/支持者。
6. 最後最後,也是我覺得很關鍵的,我覺得對前線警員(強調是前線警員)要動之以情,說之以理。有些警員是受軟不受硬的(他們的訓練就是要硬!)。媒體,示威人士不斷的咒駡他們是一種方法,但一味叫他們全部仆街, 屌他們老母死,叫他們是共產黨走狗,對,很容易讓群眾發洩,但不是很管用(髒話可以留給689)。因為我相信他們不想你問候他們的老母,更從心底裡真的沒有覺得自己是在為共產黨打工(他們啊頭另計),所以不但動不了他們的情,反而會加深他們覺得自己是在面對一群沒有常識的暴民,可以暴易暴,早D收工。

我們有一些人,例如一些女生,可以用那種放鮮花進他們槍裡面的那種想法,試圖讓警員軟化。就我所見,問他們有沒有小孩,想不想他們下一代活在共產黨下,想不想香港警員變公安,想不想他們下一代沒有言論自由,沒有facebook,沒有努力向上,公平競爭,只有貪汙等等有說服力的論證比較有效,因為這個憂慮是很直接的,(部分)警員都是人,都知道這件事情殺到來了。當然有肢體碰撞的時候不能給面子,但我們一定要抓住每一個警員和示威人士休息的空檔和他們對話。

警員的憂慮和軟化我相信,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對整個事情的發展都有利。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