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何佔中

2014-7-8 16:34:05

Frederick Fung 攝於2014年7月2日遮打道。

Frederick Fung 攝於2014年7月2日遮打道。

【文:陳正慧】

記得第一次參與遊行,是零三年的七一。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廿三條是什麼,只能從家人口中得知,廿三條立了法,言論自由將遭受打壓。我還記得倒董的海報上的生日蛋糕,忌廉間還夾雜著雜果。

那時候還小,現在成熟了,覺得自己有責任了解零三年發生過什麼事,不是大人說什麼就什麼,須知道被洗腦是件恐怖的事。

廿三條中,「分裂國家、煽動叛亂」等,會否成為打壓言論自由、和平集會的理由?不知道,但已足夠造成香港人恐慌。

在零三年區議會中,由於民建聯支持廿三條立法,以及當時主席曾鈺成「被誤導」之言論,導致於206人參選中,只有62人當選。值得留意的是被稱為民主派墳墓的北角錦屏選區中,空降的長毛梁國雄謹二百多票敗給民建聯的蔡素玉。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終為選舉失利負上責任辭去主席一位,由馬力接任。

由這一役中,不論是建制派還是中央都應該吸取教訓:對付香港人,不能一刀切,但可溫水煮蛙。

這麼多年過去了,看著泛民四分五裂,如何贏了選票,輸了議席,實在心痛。每年七一市民還是上街,這麼多年還是叫著普選,不管是媽媽,還是我,也有點麻木了,也開始缺席七一遊行。

記得梁振英未上任,已大批人遊行請他下台,那時候我覺得很可笑:尚未有政績就被你們拉下台,是不是太過分?

時間過去了,還記得梁振英參選時說泛民建制一起飲啤酒?不可能了,變身藥水失效後,狼終歸都是狼。由高鐵到國教、新聞工作者受襲、免費電視牌照、基本法白皮書、強行通過東北發展,我感覺這香港很陌生,政府愈來愈強硬,我不知道我再沉默,他們會推出什麼政策。

深深明白多年遊行,什麼也得不到,到今天連句「早晨」都欠奉。行動有必要升級 – 公民抗命。

老實說,佔領中環,我是害怕的。

不是害怕被捕,只是一旦出了亂子,我們所有人都將是「暴民」,都可能被武力鎮壓。

預演和平佔中,必須有神一樣的隊友。

出發往遮打道前,家人發給我被捕需知,那個時候我覺得很誇張,因為我未有必然留守的決心。到達後,大會派發行動需知,多次提醒集會市民可能被起訴,必須清楚自己的底線在哪,不能有半分僥幸的心態。目睹集會大家都相當和平刻制,多一人多一分力量,集會也愈安全,我又因何退縮?於是,我坐下了。

夏天的七月,何其悶熱。當有人體力不支倒地,大家發揮守望相助精神,把傷者抬離。期間警方多次廣播,我們已違法;也有傳聞,說要水炮、催淚彈清場,淚終掉下來了。不是害怕,只是憤慨。集會一直直播當中,全世界能為我們作證:我們和平理性,他們怎能用這般武力清場?

幸而傳聞不是真的,但警方不斷嘗試請傳媒離場,那刻也害怕:傳媒撤了,誰去報導真相?傳媒不願離去,他們的堅持,實在為我們打了支強心針。

警方數次傳出清場,互不相識的示威者們手扣手,躺著其他人的足充當枕頭。我前面的示威者怕我很累,不敢躺下。我拍拍他的頭,說道:「瞓落嚟啦!我ok!」後面示威者也說:「你瞓我大脾啦!」那種汗水與體溫的交纏,遠勝情侶間的擁抱。「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我終能明白裴多菲的詩句。

令人髮指的是,執法的警方有便衣混進人群大叫口號,更叫示威者衝上台拉某某來打,企圖令示威者起哄。有趣的是集會人士反問:為何你不先走上台?便衣見行蹤敗露,也逃之夭夭了。

令人心寒的是,報導上指便衣混進人群中,我本來半信半疑,誰知便衣就在我附近。最可怕的是便衣不是控制秩序,而是製造混亂。

破曉時分,一眾示威者抬頭望,看見了陽光。那刻是感動的,我們今次的公民抗命行動將成功,為香港的公民抗命運動揭起了序頁。

在遮打道清場中,我目睹警員禮貌請示威者合作,並抬走他們,過程和平;也有警員夾硬屈示威者手腕,逼他們自己行,示威者有些大喊好痛,有些更痛得哭了。嗯,這是警察與警賊的分別。

到達黃竹坑警校,有警察在我有輕微中暑現象後請我吃東西,也為我弄來清水。也有警察拖延時間,不讓我們見律師(事實上律師已掌握我們的名單,並要求見面)。

我明白警察也是打份工,未必人人都有反抗上級的勇氣,何況,秋後算帳是件可怕的事。但武力對待示威者,又有必要嗎?當警察成為磨心,得益的是誰?我們也要想想看。一定有不少警員不滿示威者,但值得留意的是,有警員與我們站同一陣線。

有人說我們不過是人家的棋子。我卻要為自己平反:讀了這麼多年書,都只是人家棋子,豈不柱為人?在預科那年,中化老師再三提醒我們要有獨立的批判思考,那是我學過最寶貴的東西。

有人質疑為什麼支持佔中的人不「帶」子女遊行。子女都是獨立的個體,不是家長的附屬品,不由你們「帶」不「帶」。況且家長們,你既覺得佔中是洪水猛獸,沒關係,讓我為你子女作盾。何況我也是香港未來主人翁,誰也無權阻止我抗爭。

社運中,不同人有不同的崗位,有學生要撤物資,有律師要幫助社運人士,有老師要聲援被捕學生。一窩蜂被人拉,那真是心口得個勇字,就真是衝動了。

衷心感謝各界到場支援、聲援人士,願我們香港人明日都有一個真普選的制度!

 

作者簡介:大專生、2014年7月2日佔領遮打道集會者之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