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身謀的陳健民老師

2014-6-24 13:32:25

圖: 陳健民Facebook

圖: 陳健民Facebook

【文:吳木欣】

和平佔中以電影「逆權大狀」首映籌款,那套電影描述韓國盧武鉉走上抗爭道路的歷程。電影震撼人心,但我被老師的一番說話深深打動。在電影分享會後,老師說,「我在大學教民主那麼多年,普選是什麼?難道我不知道?!是就是!非就非!我現在就拿我的生命來捍衛我相信的東西!」說話擲地有聲,我聽後眼淚直流。因為我跟隨老師學習十年,眼見他為佔中奔波勞碌很揪心。

佔中這場運動突如其來,老師在此之前已對香港政事心灰意冷,只是希望花時間於內地公民社會上,當然那時候內地還未出現七不講。然而,戴耀庭教授的佔中建議一石激起千浪,老師便捲入這場歷史洪流了。在這次運動裡,老師以愚公移山的方式,四處演講,甚至乎患了重感冒也堅持不休息。我們在辦公室走廊亦可聽到他的咳聲,持續一星期未退,並越來越嚴重。最後一位女教授不忍,跟我商量如何說服老師看醫生。

老師如此賣力搞佔中,同窗也會問我老師是否受利益推動。我每次聽後難過得無言。我跟隨老師十載,每次訪客送禮,他只願意收下那些訪問者的書籍,有時婉拒不了也會收到吃的東西,他總是分給我們這些小鬼頭或是清潔姨姨,但是,他看到內地的維權人士被抓,他便幾千元幾千元拿給他們。知道老師這慣例,是因為有一次我說希望幫助一位逃到台灣的異見者,老師跟我說已經拿錢接濟他了。除此之外,我們也會討論一下如何幫助這些內地維權者。

老師在大學裡主要教授公民社會和民主制度,這是兩門要求相當高的學科,課程頗深,有時學生也會讀到投降。但是,老師希望為學生埋下多些種子,讓他們他朝能透徹理解民主制度的重要性及不足,藉此建設更美好的社會。他所追求的公民社會,就是希望公眾也能積極參與公眾事務,監察政府。他不只是說教,他還親身實踐,投身領導佔中這場運動。

中國自古讀書人「學而優則仕」,視謀求一官半職為平生之志。亦有些文人願意肩負重任,擔任「專利國家而不為身謀」的諫官。擔當此職的人不止要有學問,還要有膽識,因為這職位需要有耿直之士,直斥苛政。現代社會的公民社會與諫官一職一脈相承,同樣監察政府施政。但是,諫官與公民社會的不同之處在於,公民社會是處於體制外的自發組織,公民自願參與來監察政府運作。陳老師不重視獲得權貴認同,他投身公民社會,在體制外藉著佔中運動監察政府不會以高門檻的普選欺騙市民。

但是,當我們翻開歷史,那些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人,往往為社會犧牲。例如說南非黑人前總統Mandela的前妻Winnie,由一名善心的社工,被打權者打壓致內心充滿怨恨,或是Mandela本人也要入獄20多年;另一黑人領袖馬丁路德金則英年早逝。要一小撮人擔起所有擔子,為社會謀幸福,我真的認為太悲涼,也不公允。我們是時候反省我們可否為社會付出一點?那怕只是七一站出來?!

 

作者簡介:中文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