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罷工與港式公民抗命

2014-7-21 13:07:52

SEKO facebook page 的 cover banner,有著當地各行各業的職工。

SEKO facebook page 的 cover banner,有著當地各行各業的職工。

【文:甄梓】

今年六月,瑞典鐵路大規模罷工,事源瑞典鐵路公司Veolia想解僱其下250名員工然後用較低待遇再次聘請他們,變相全職轉兼職,面對不定時工作制,SEKO工會(The Swedish Union fo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ons Employees)發起罷工,多間火車公司員工紛紛響應,Öresundståg、Snälltåget及斯德哥爾摩市郊通勤列車SL Pendeltåg都加入罷工行列,當中以厄勒區通往丹麥哥本哈根與瑞典南部馬爾默的交通最受影響,本來跨國只需二十分鐘,遇上罷工卻要花上兩小時轉乘接駁巴士,嚴重影響兩地交通往來,據斯科訥公共交通部門估計罷工損失近1500萬克朗。然而,為趕及在瑞典最重要節日仲夏節前夕恢復通車,鐵路公司不得不妥協,僱主與工會簽訂和解協議,平息持續三星期的罷工抗爭,工人取得最後勝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北歐航空(SAS)其下負責行李運送的員工緊接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機場發動罷工,工時長、工作量大是事件起因,他們每天搬運15至17噸重行李,但航空公司漠視工人辛酸堅持大幅度削減人手,逼使工人罷工表達不滿。罷工導致多班航機延誤和取消,即使乘客能順利登機,到達目的地後才發現寄倉行李仍遺留在哥本哈根機場,情況混亂。

整個六月,北歐各國接二連三出現罷工浪潮。儘管火車停駛及飛機延誤導致行李寄失,對市民造成不便,受影響乘客不但沒有抱怨,中國式大鬧機場畫面也沒發生。筆者當日乘坐北歐航空由哥本哈根飛往倫敦,到步後同樣遺失行李,心亂如麻。情急之下,跟隨同機乘客走到失物登記處填寫表格,在我身後排隊的女乘客來自丹麥,她跟我談起工人罷工因由,言語之間不經意流露出難掩的同情。因為他們知道面對不公制度,不能沈默,抗爭是人的基本權利,必須尊重。

seko 圖片

seko 圖片

換作在香港,反應必定完全相反。七一那夜,學界通宵留守遮打道,預演佔中,實踐公民抗命。事後一眾高官及商界人士急不及待出來譴責學生參與違法活動,堵塞中環交通,支持警方清場。如果限時佔領都叫激進,實在看不清香港的未來。

抗爭有好多方法,當大眾對民主的認知止於人數多少,當傳媒只愛爭論警方執法清場的是與非,當泛民主派仍然沉醉於零三年七一大遊行逼使特區政府撤回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條例草案,旦凡示威抗爭,以取得階段性勝利為樂,然後和平散去。再這樣下去,即使他日有一百萬人上街,也改變不了甚麼。

毋庸置疑,五十萬人遊行,畫面很震撼,可惜叫喊聲浪再大,也無法感動當權者,政府依然一意孤行,專橫施政,無視民意對雙普選的強烈訴求。日前,特首梁振英向人大常委提交最新政改諮詢報告書,強調提名委員會有實質提名權和不可繞過,間接否定公民提名。香港人幻想一覺醒來,中央忽然會民主起來,可以不需一戰得到普選的幻想徹底破滅。

當人數變得不再重要,抗爭運動如何運用人數凝聚力量來抵抗高牆才是重點。世上沒有快樂抗爭,當和平理性非暴力手段再沒效用,再沒有妥協的餘地,學界仿效歐美發動全民罷工罷課將是民主運動的新一步。香港是時候跟傳統社運模式來個了斷,尋找新出路。

借用My Little Airport一首歌:全世界都有暴動的青年,但香港幾時先出現?

 

作者簡介:二十過後留學英國,最近搬到北歐去,現居瑞典。Facebook Page: 三角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