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恥的,還有在旁大笑的人

2014-7-9 17:44:14

鄺保羅主教於2007年9月26日就任香港聖公會第二任大主教。圖:聖公會

鄺保羅主教於2007年9月26日就任香港聖公會第二任大主教。圖:聖公會

【文:李德成】

聖公會香港教區大主教鄺保羅,一向是愛國愛港的先鋒,說的都是指鹿為馬,這原都是意料中事。 作為非基督徒,我無意也無力從基督教教義對鄺主教的言論作出批評,而一個人是否可以又卑鄙而又虔誠,也不是本文探討的目的,本文只是從一些自由平等博愛等價值觀看鄺主教的言論。

首先,鄺主教叫我們面對不公義要沉默,並引用了耶穌作為例子。耶穌對不公義的挑戰已有不少文章論及,但我只想說鄺主教這句話其實是自打嘴吧。在鄺主教的眼中,佔中當然是不公義的,但鄺主教在面對這些已認定為不公義的事時自已就沒有沉默,並且向他的信眾宣揚佔中的不公義。鄺主教以自已的行動證明了面對不公義時是不能沉默的,狠狠地把自己塑造成一個言行不一的人。

鄺主教指遊行人士有羊群心態,這即是說他們並不清楚遊行的目的,又引述一個遊行人士指恐怕明年再不能遊行,來證明遊行人士的杞人憂天。這種誅心論和以偏概全,是最低質素的辯論技巧,這有如筆者有朋友為子女進入基督教名校而全家受洗,並得出結論是基督徒都只為子女求學而來一樣。高質素的辯論,是不能從動機入手的,因為十個人就可能有十一個動機,鄺主教實在應該針對佔中遊行對基督教的壞影響。對於這點,筆者只能想到佔中會令人失業,因而會減少對教會的奉獻。

鄺主教對遊行人士投訴被捕後缺水缺糧,指遊行人士不如帶菲傭遊行。主教的言論明顯地把菲傭看成一件附屬品,是隨傳隨到的奴隸。對不起,筆者家中也有菲傭,但她自已是一個擁有完全人格的人,不是奴隸,在她自已的工餘時間,她並不須聽命於我。即使她在工作時,也有一定的工作範圍和地點,並不是隨傳隨到的。而且帶菲傭遊行明顯違返了僱傭條例,主教是不是在鼓吹犯法?

對於被捕後要求糧水,是基木權利。要知道佔中是一早宣揚的,而警方也一早預備旅遊巴,黃竹坑警校等,可見警方已經早作步署。安排不當,警方難辭其咎。

作家屈穎妍女士指當日有很多警察也一樣沒水沒糧,因此示威者不應抱怨。屈女士的論點不對。警察沒水沒糧是警隊自已的責任,警察不投訴是警察的自行決定,這和示威者沒水沒糧是毫不相干的,而示威者作出投訴也正正是不合作運動的一部份,令獨裁政府付出昂貴的管治成本,這正是無權者的權力。

鄺主教的言論從來不令筆者驚訝,但他作出這番言論時而引起的哄堂大笑,才真的是令人沮喪。能成為鄺主教信眾,自必然的非富則貴,這番笑聲使我聯想到古時羅馬人把基督徒送到鬥獸場時在圍觀的權貴的笑聲。當年被迫害的基督徒,已翻身了,還在高座上對被迫害的草民大笑呢。

 

作者簡介:公開大學電腦系副教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