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高鐵工程延誤的第一份報告

港鐵獨立董事委員會在716日發表高鐵工程延誤的第一份報告,指工程總監周大滄及行政總裁韋達誠未有將局部通車方案向董事局匯報,「反映其判斷力欠佳」。
該報告澄清了部份疑團,但同時也說:
1.5–關於技術調查結果及項目管理系統的結論,仍待其委任專家審視。
委託協議
報告的第三部分解釋委託協議主要條款為7條,當中包括「盡量減少延誤」每月提交報告。關鍵是,港鐵如果在履行承諾是疏忽和違反協議,便可能被政府索償。
報告強調其項目管理團隊非常專業、沒有隱藏。某程度上,其工程總監周大滄與承建商的不斷的「追回進度方案」正是盡量減少延誤的努力。因此,可以估計,張炳良口中的考慮向港鐵追討,大多是廢話。
延誤原因
報告指延誤原因繁多,包括勞工短缺、西九龍總站地質問題、元朗隧道段兩台隧道鑽挖機鑽挖率慢及其中一台因水浸損壞。如果接受報告理由充份,其工程延誤屬客觀因素。
政府由頭到尾都知道問題嚴重:
4.20 工程總監在5/2/2013會上,報告西九總站工程出現「嚴重」延誤;
5.50 周大滄事後很後悔沒有在201311(立法會滙報)之前將問題提醒董事會。
高鐵要在2015年通車,從一開始就是政治鋼索。佐敦道的主要地段在工程設計前沒有勘測資料,但香港市區地底胡亂鋪線,由來已久。工程時間十分緊迫,所有相關高層,由張炳良到錢果豐、韋達誠、周大滄都應該有政治觸角,知道其政治因素多於技術因素。
韋達誠正因此被(報告)指其:
5.16  欠缺應有遠見。
周大滄也由於他的強悍作風(5.39)21/11/2013-30/3/2014的這一段時間,「近乎不可能」的情況下,還盡力搶救。
反觀事件,假若周大滄在7月會議期間不考慮局部通車方案,而是直接呈交延誤報告,整個責任便不在港鐵,而是在張炳良身上。因為,政治問題始終要由政治解決。
傳訊策略
報告指出,正是港鐵沒有搞好與傳媒的公關工作,令其企業形象受損。俗氣地說,即是不會做戲,這是韋達誠下台的主因之一。
政府角色
報告中從第4.19段的25/1/2013開始,至4.103段的30/3/2014 ,清楚交代政府完全明白問題之嚴重。當中暗示政府有合理理由運用「專業懷疑」而不是「疑中留情」,向港鐵窮追不捨。
現時特區政府四面楚歌,對那些庸官來說是件好事,有利他們胡混過關。香港可能有待全面普選之後,才能進一步提高問責文化。
劉山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