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戲劇

  《野豬2014》 時事性強 技巧不足

十二門徒

由一群愛戲劇的朋友成立的觀後感博客,門徒們每星期出動觀看大小劇團製作,經商討後對每個製作發表二至四篇觀後感。筆觸容或辛辣,但都出自肺腑。

2014-7-21 12:10:49

文/Judas

 

Judas 在 2012 香港藝術節已看過此劇目一次,同年的劇目還有《示範單位》。可能當時的政治經濟環境已走著下坡道,於是,當年兩位編劇翹楚都以魔幻寓言,提醒我們:政治變天了、樓價太瘋了。

編劇,果然是對世界的改變比其他人敏銳,「春江水暖鴨先知」。當年 Judas 看《野豬》,雖然有點認同,但更多是心想「點會咁呀?冇可能嘅」。但是,只兩 年,當年的「冇可能」已經變成了「真新聞」。尤其以配角 Karrie 的一段獨白,講述被上層人剝削是下層人心甘情願的選擇,正正就是靜心 BB、私煙 BB的論調,真是一聽一驚心。

以 Judas 看的那場所見,觀眾都非常投入,似在看新聞片多於看一齣經過藝術處理的戲劇。而留下來聽座談會而有發問的,都是圍繞政治氣候而問,而不是為戲劇處理而問。

Judas 很喜歡這個故事,覺得在今年重演時間上剛好,亦對同流在此政治氣氛下仍選擇重演此劇十分欣喜,但此次重演最嚴重的問題,就是這次的處理手法只是 「哦,劇本話第一場完喎,咪熄燈囉!轉景囉!」的手法,而沒有多大藝術處理。這大槪是導演苦心要將此劇弄得像紀錄片,每一節完了就熄燈直頭是「鏗鏘集」的招牌螢幕黑晒剪接手法,還要加上拉丁味的現場演奏,還不是 “Searching for Sugar Man” ?(可惜看完 Sugar Man 會讓你完全熱血,但此劇則不然)

可惜舞台表演並非如此(要由 Judas 這一個外行人對鄧老師說出這句話著實非常心痛),第一幕頭幾場要飛快交代師徒妻三人關係,由於三人的關係錯綜複雜,而且心態時序空間並無突然改變,black out 實在用得不恰當,反而令觀眾剛投入了又停下來,打窒度氣,未能予人一氣呵成之感。說到兩邊場景同時穿插,Judas 推介《屠龍記》(2013 年香港藝術節劇目)尾段 “the peacemaker” 一節,陳康在邵美君和鄧偉傑中間穿插做和事佬,又像在安撫又像做信差,熄燈又少,陳康轉身又靚,既方便又美觀,是良好的選擇。

劇情一直推展,black out 轉景卻沒有減少,很多時候看見黑衣人在藍光下將個 set 推來推去。砌成一些 pattern,Judas 已經坐得很正中而 pattern 亦看得很清楚,但還 是覺得有些時候寧願沒有停下可以繼續看下去。而黑衣人又不是很好戲,真係見到他們垂頭搵 mark……

而演員的台位處理其實幾 dull,舉個例,Karrie(蒙潔飾)在公園等阮文山(陳永泉飾),二人的針鋒相對時,台位並無突出二人心態的轉變,而 Karri e兩次嘗試退場又被阮叫住,走位一樣、行的快慢一樣、連回頭答話的神態都一樣,明明是高潮的一幕卻造成悶場。

於是,加起來,只能委因於導演技巧不足了。

演員來說,由於首演是黃子華、林嘉欣,Judas 也不敢要求重演的演員有一樣的 charm 了。但是,可能首演劇本一開始便是以黃子華的特質做基礎,黃子華一 企出來已經 own 了台面,而且 charm 得來尖酸刻薄,這是觀眾和黃子華長年以來建立的 association。換成了陳康,看得出陳康追得有點吃力(當然 Judas 也是),和關寶慧一段欠說服 力(不是說不可以姊弟戀,但陳康演來並沒有這種越級挑戰的吸引力!),後來站穩了陣腳,又到自殺的時候。

蒙潔更是錯誤選項,就當 Johnny (陳康飾)是個「逢人撩」,他的口花花和女角的樣貌沒關係;但她在公園等阮文山一幕,阮讚她笑容燦爛,又說「如果多幾咁嘅人個城市都開心啲」同埋「成日以為反對自己嘅人都面目猙獰,事實上有時對方個樣善良到令我質疑自己」,但蒙潔的笑容其實尷尬,大部份時間像個苦情娃娃,既不善良,更不會「多幾個咁嘅人個城市會開心啲」。真係投入唔到呀!

陳永泉、關寶慧和梁子峰各自發揮良好,但觀眾在阮文山和 Tricia 同時在台上時看不出二人相愛,反而各自說獨白時(例如 Tricia 對番薯講述自己出軌的原因時、阮在 Karrie 面前說自己的太太最美時)做到愛情感覺,有點交流不足問題,亦有可能是劇本在二人的「情」的處理比較淡,更像是互信的拍檔的原因。

總的來說,這次重演在舞台處理技巧上有不足之處,佈景亦不美觀(在角位見到沒有油漆的地方),感覺粗糙。

 

--

《野豬》,鄧偉傑導演、莊梅岩編劇,同流主辦,Judas 看的是 5/7/2014 3pm 的場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