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Others

我想和你談談情

去年情人節,英國當代藝術家TRACEY EMIN的裝置作品霓虹燈系列“I Promise To Love You”佔領了整個紐約時報廣場(Times Square)。午夜時分,廣場的大型電子廣告看板亮起了“ I Promise To Love You”、“You Touch My Soul”、“Love is What You Want”等愛情對白,整座城市愛意濃濃。

雖然TRACEY EMIN的更多作品不只停留在愛情層面,探討關於情欲、兩性關係、身體政治等話題。霓虹燈系列卻是最受歡迎的,因爲她的直白,她的濃情。反觀香港的當代藝術,恕鄙人孤陋寡聞,甚少見識直面愛情的作品。或許愛情是凡塵的東西吧,當代藝術都好討論關係、空間、生命等看似不食人間煙火的話題。可怎麽總說,藝術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藝術。難道藝術家的生活裏都沒有愛情嗎?卻明明見那麽多的二人組織,夫妻檔多麽契合。

因此最近在李家昇的「游動詩寫室」展覽中,看到他創作的關於妻子的圖文作品《看楚喬近作貓爪文想寫給她一首情詩》,敝帚自珍,倍感觸動。


看楚喬近作貓爪文想寫給她一首情詩


看你的近作貓爪文想寫給你一首情詩

與火星人談情遠方的談國事總是又身近又遙遠 
相愛不及邊際圓圈三角正方生活家常話常 
文化的脈絡貓的脈絡它的縱橫喜怒哀樂 
閱讀每天閱讀又總有奇想層層熱烈 
轉輪啟動我說浮雲變成文字你卻在地上爪痕發見遠年的激情 
比翼遠流彼此相看我們心中桃源鄉間機械學 

(相關連結:http://leekasing.blogspot.hk/2013/06/blog-post_16.html

換成其他任何一位觀看者,都無法從楚喬的貓爪文中看到愛情。可就只有她的愛人李家昇,才能在這些痕跡中讀到“遠年的激情”,讀到對方内心的澎湃和閃爍的光亮。家昇00年與妻子遷往多倫多開設畫廊,經營共同的事業和家庭,多麽美好。那是“談情遠方”,那是“比翼遠流”。

突然好想分享一封我最愛的情書,那是中國當代作家王小波當年寫給相隔異地的愛人李銀河的《愛你就像愛生命》。

愛你就像愛生命

我是愛你的,看見就愛上了。我愛你愛到不自私的地步。 
我會不愛你嗎?不愛你?不會。愛你就像愛生命。
我把我整個的靈魂都給你,連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氣,忽明忽暗, 一千八百種壞毛病。
它真討厭,只有一點好,愛你。 
……
我對好多人懷有最深的感情,尤其是對你。我很想為別人做好事,尤其是對你。 
你是非常可愛的人,真應該遇到最好的人,我也真希望我就是。 
假如你願意,你就戀愛吧,愛我。 
不一定要你愛我,但是我愛你,這是我的命運。 
……
但願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全文連結: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2047723/)

偶爾放下嚴肅的話題吧。
就簡單地給你身邊的他/她說句情話,作首情詩,抑或寫封情書。
願我們能一直保持愛人的能力。
願有情人終成眷屬。

————————————

附:
展覽:李家昇《游動詩寫室》
時間:即日至2月15日
(2月於多倫多Gallery50.將舉辦「游動詩寫室」系列較全面展覽)
地點:私畫廊/石硤尾白田街30號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L5-22

Advertisements

有一種溫暖,叫文字關懷:【回看也斯】


對於不在香港長大,從未接觸過也斯的我而言,本來擔心不知該如何從他的《鴛鴦》、《樓梯街》、《中午在側魚涌》里找到關聯和共鳴。但當我在展覽《游——也斯的旅程》中看到作品《馬蒂斯旺斯教堂》時,我知道我的顧慮是多麼多餘和愚蠢。
馬蒂斯旺斯教堂
20062012
一切到了最後可以如此簡約
任天氣作主
陽光走它走慣的路
帶來四時不同的色彩
在不可逆轉的生命過程里
也總有柔美的事物
你可以比梨子更綠
比南瓜更多橘色
如今賞儘生命的盛宴
但見:
母親。嬰兒
天空
雲朵
一個穿僧袍的
葉子
花朵
生命的樹
我們坐在這兒
看著從玻璃傳來光影變化
不同的顏色
在我們的臉上變明變暗
每個人都可以
懷抱希望
我還清楚地記得在展覽中,詩句下西雅的攝影作品裏教堂的角度和構圖,清楚記得耳機里那個磁性又溫柔的朗誦聲音。那一刻,我潸然淚下,就像我第一次在屏幕前看到馬蒂斯旺斯教堂時那般感動。詩作的第一句“一切到了最後可以如此簡約”就把我的心抓住了。教堂是現代藝術大師馬蒂斯在生命的最後竭盡他最大的努力建造的,設計風格拋棄了他以往野獸派的強烈和粗狂,用簡單的線條和顏色呈現一種難得的平靜。2012年也斯重新修改過此詩,那是他去世的前一年。想必那時的也斯,也與馬蒂斯有著一樣的平靜,并希望通過作品來傳達最後的溫暖,那是綠色的葉子,綻放的花,蓬勃的樹,每一個人心中的希望。

詩作是安排在展覽八大主題中的最後一部分“頌詩”。早在去年在策展人何慶基老師的課上,就聽他提及這個展覽,那是我第一次聽到也斯這個名字。我還記得當時老師給我們說的時候,聲音還是哽咽的。展覽基本架構的八個主題是也斯太太選定的,主題的排序也非常巧妙。從“形象香港”開始,從最接近香港人的内容開始呈現,層次豐富又分明,到最後以“頌詩”為結束,把視野從香港本土拉闊到關於生命的,世間的所有美好,「頌是對當世素質的肯定」<關於頌詩>1995)。


在這個蜂蝶亂飛的世界,我們更需要柔軟鮮明的事物。無疑,<給苦瓜的頌詩>是廣受喜愛的一首作品。而展覽中有意思的是也斯的女兒梁安文受<給苦瓜的頌詩><帶一枚苦瓜旅行>啓發創作的一件互動裝置《苦瓜明白的》。觀衆可以根據自己的煩惱程度選擇不同深淺的便簽紙,寫上自己的煩惱放進苦瓜的空筒子裏。就連操作指示也和也斯的文字一般溫暖:「希望你心裏會感到平靜,因爲苦瓜明白你的痛楚,而永遠為你保密」。我站在那把文字看了好幾遍,又看看那裝滿深深淺淺煩惱的大苦瓜裝置,心中有說不出的觸動,那種觸動遠遠不止是安文說的“治愈作用”。
後來和現場的展覽助理聊天,他給我介紹入口擺放的幾件名為《蓮》的旗袍作品,説是時裝設計師黃慧霞為也斯的詩作《蓮》創作的。隨即他給我指了指角落那位戴着耳機的女士,說那就是設計師本人,她在看自己早前為【回看也斯】計劃錄製的採訪短片。我依稀看到黃女士紅了的眼睛,她心中一定浮現着她與也斯相處的畫面,一定百感交集。後來我也看了她的片子,她說也斯經常帶朋友去她的工作室,支持她的創作和事業,她也是受到也斯的引導和鼓勵而能一直堅持現在走的路。
在展覽中我們不僅可以找到也斯,還會找到一個久遺的自己。那是來自文字的關懷和感動,簡單、質樸、沒有界限,直觸内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
附:
展覽《游 —— 也斯的旅程》
日期:10 — 28.1.2014
時間:每日上午11:00 — 晚上8:00
地點:香港中央圖書館地下展覽廳
展覽《也斯 *  —— 跨媒介回應展》
日期:10 — 28.1.2014
時間:中午12:00 — 晚上10:00 (逢星期一至六)
地點:香港中環下亞厘畢道二號香港藝穗會


「隧道修來不是給人走的嗎?」


今日看到蘋果日報的新聞, 早前一名内地自由行旅客步行入紅隧,職員發現后立刻用巡邏車將該旅客送往檢查站,並報警安排檢控.根據法例,任何人未經許可不得徒步進入任何隧道區,一經定罪最高罰款5000元及監禁6個月.

新聞登上了「香港公路奇觀」Facebook專頁,引起網民熱烈討論,笑稱其真正「行紅隧」。想起聼過的一個雄仔叔叔講的故事,紅隧剛修好的時候,就有行人走進去企圖過海,工作人員立即阻止,行人困惑地反問:「隧道修來不是給人走的嗎?」

現在的我們看了會覺得很好笑,因爲現在的隧道,公路很多都是修給車走的。我們根本沒有行走過海的權利或是資格。之前在内地南方都市報實習的時候,就採訪過一個内地學生騎行過吐露港公路被警察接送離開的新聞,當時正值自由行政策放寬,香港媒體一律把矛頭指向中港矛盾。

可明明更值得我們反思的是,道路的交通條例對於人使用的合理與否,乃至社會規範對於人性自由的約束和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