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合作社

從拜會咖啡農學習人生

2014-7-24 6:29:5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甄明慧】

2008年決定開咖啡館,去學做咖啡的時候,師傅說:做espresso是不需要等到放在口裡喝,才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看著咖啡從咖啡機出來的顏色和厚薄度,就已經可以知道味道如何,這是當咖啡師其中一個必備能力,後來學會,也是用這個方法,來教店裡的員工,必須能把握“看”得出來味道的能力,才算合格。

咖啡店一直用公平貿易咖啡,味道得到愛喝咖啡的客人認可,今年年初終於有機會到印尼北蘇門塔納,親身拜會阿齊省Gayo 產區的公平貿易咖啡農,學習更多咖啡知識,更勝一籌,結果我學到的比做杯好咖啡更重要的人生知識。

公平貿易合作社協會的特別大會

這次有幸參與了印尼公平貿易合作社協會的特別大會,真是適逢其會!協會剛成立不久,共有17個會員,成立目的就是團結力量,能對外有更響亮的聲音,能爭取更多資源,例如向亞洲公平貿易農民大會申請開發業務的基金。是次會議,看到會員們有男有女,每個合作社起碼有兩個代表在場,一社一票,合作社代表都是農戶們,以一人一票選出來,有100%代表性,不管合作社有多少成員,每年能賣多少咖啡豆,在協會中也只是有一票,不會有富裕的合作社得到更多權利和勢力,這個民主制度運行模式,是要成為認證的公平貿易合作社,必須遵守的。會議先是補選委員會委員,之後委員會在眾目睽睽下,再選出主席,然後主席領導大家投票定下會費,過程中,發言不斷,意見繁多,可是我聽不懂,但光看表情,也屬於非常精彩,整個議會討論過程激烈中又井然,看得我非常感動。

與委員談未來

會議後,與委員會聊天,他們說要積極招聘一位有能力的總經理,來有效推行協會的目標,除了爭取資源,向世界宣揚GAYO咖啡比印尼其他咖啡產區更優秀的特點,和認可它的永續效果,從而提高銷量,以合理待遇賣出產品,才是有效讓農民脫貧的方法, 所以總經理的任務可不少哦!可是,委員們也擔心找不到合適人選,也怕那個人對他們不忠心。這始於剛剛的陰影,其實會議開始為什麼要補選委員呢?就是因為之前的主席背叛了他們,冒充協會的名義,向亞洲公平貿易農民大會申請基金,企圖把撥款發到自己個人戶口,後來被發現了,馬上被開除,而且不再在該合作社工作了。聽後,我安慰他們說:“你們為什麼還擔心呢?不是已經成功把害群之馬趕走了嗎?就是這個民主制度,讓你們有權利,以維護選民的核心價值,開除或是替換能力不遞,或是違背規章的任何人,你們公正的把前主席趕走,已經在選民心目中建立信心,以後沿用這個思維,放心去相信自己,你們遇到的困難應該會非常多,也可會有得有失,有成有敗,容許自己在過程中謹慎學習,在完善的民主制度下,不用怕,跌底就起身再來過,將來肯定會更好的。”他們心感安慰。

後來我也趁機會向他們提問,

問題 1)公平貿易制度中,除了最低收購價,確保農民得到合理收入,採購商還要每公斤咖啡豆,付50美分的社會發展基金給合作社,有什麼效用?

問題2)現在協會的會費,是每個合作社每年社會發展基金的5%,就是越強大的合作社,需要交的會費越多,甚至可以說整個協會的運作費,是由幾個大的合作社撐起來,但是投標的時候,每個合作社也只是一票,大家對這種方法沒有意見嗎?

答案1)社會發展基金的使用是合作社農民以一人一票方式決定的,本身目標就是為農民帶來共同利益,如購買先進的生產機械、種植工具,或是建設社區中心,醫療、教育配套等,在有災難時發揮的作用更大,如之前阿齊省地震,社會發展基金不只是幫助合作社的農民,還幫助周邊所有居民,這個就是他們認為發展社會的重要性,發展必須在社區中手牽手,因此公平貿易農戶也特別受到尊重。

答案2)具規模的合作社也是過來人,明白貧窮是何等需要別人幫助,認為自己有責任幫助弱小的合作社,比同伴走得更快,不等於成功,能一同成長,達至社會共融,才是協會建立的目的和重點,先讓一部份人富起來,不是辦法的,這會分化社會凝聚力,在大世界中失去整體的地位。公平貿易咖啡農,生活艱難,學歷不高,一生不曾擁有多餘閒錢,也有如此胸襟,關愛社會,有大同精神,真令人敬佩。不知道是他們的虔誠穆斯林宗教信仰,或是通過公平貿易制度中,學習民主精神導致有如此良心動力?

我真沒想過,可會在探訪公平貿易咖啡農的過程中,學習到這麼多人生道理,現在我看店裡咖啡機,公平貿易espresso出來的時候,除了顏色和厚薄度外,我更看得出尊重和不離不棄的味道,看到人生中必須擁有的人情味。

 

作者簡介:自1992年,開始專業文化演出舞台管理事業,2008年開始接觸公平貿易,毅然在中國大陸推行良心消費,深入不毛之地,慾埋下種子

Advertisements

合作社 — 87萬人的體面出路

2014-7-5 2:14:0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招家章】

在香港,知道本星期六、7月5日是國際合作社日,相信為數甚少,會響應聯合國呼籲來舉辦慶祝,相信更是鳳毛麟角。聯合國自1995年,為纪念國際合作社聯盟建立一百周年,將每年七月的第一個星期六定為聯合國國際合作社日。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兩年前在國際合作社日讚揚合作社推進有體面的工作出現,藉以改善基層人士的生計,建立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合作社的概念早於1760年代在英國出現,以回應工業革命、城市化和現代化發展引致的低收入和失業等勞工問題。五十年代,香港政府推動漁業和農業合作社,以提高漁農業產量,減少中間剝削,同時減少依賴內地入口糧食,於是通過《合作社條例》,正式立法管制合作社的成立和運作。合作社的運作原則是:

一、 一人一票的民主管理,有別於商業機構以股份多寡定決策權。

二、 推動社員透過共同生產及銷售,參與經濟活動,並獲合理利潤。

三、 合作社運作由社員集體管理,獨立運作,不受非社員以股份權介入決策。

四、 提倡公民教育,應用資訊科技向市民推廣合作社的理念

五、 鼓勵合作社之間的連繫和互相合作,而不是互相競爭、排斥

六、 關懷社區及環境

合作社是以公司形式註冊以外的另一種法人團體,註冊合作社最少要有十名社員,須有合作社(Co-operative)作為社團名字。礙於本港合作社法例己不合時宜和不足,很多團體都不拘泥於註冊,而以合作式形式營運。

抗衡主流經濟的弊端

面對全球財富兩極化,基層勞動難獲保障,實質勞動工資不斷向下滑的趨勢,再加上全球在小政府大市場、私有化、去規管化主導的意識形態下,基層要掙脫貧窮,談何容易?但是,讓基層擁有體面勞動是值得探索及追求的。事實上,反思主流經濟的浪潮己席捲全球。自金融風暴後出現佔領華爾街,隨之有人倡議團結經濟。全球不同地方的有心人,提倡快樂經濟、共享經濟等等,目標都是突破市場經濟的桎梏,建立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過往數年,香港理工大學一群熱衷於社會經濟研究的學者,重拾大抵已被遺忘的經濟學基要。經濟學在中國古典文獻中本是「經世濟民」,經濟應當是為蒼生、為百姓的,故此,經濟最基本、最簡單的概念,便是經濟為人人,人人都可以參與經濟,經濟不應淪為某族群、某集團累積大量財富的手段。

社會經濟,並不停留於學術研究層面,其意義更在於指導社會的實踐,『鄰情合作發展計劃』,正是由香港公益金資助鄰舍輔導會,以發展合作社來實踐社會經濟的公益項目。今天(7月5日),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舉辦合作社『豐』會,相信若不是唯一,也是本港極少數響應聯合國呼籲而舉辦的國際合作社日活動。

合作社『豐』會回應近期的人口政策討論,關注本港87萬非從事經濟活動的勞動人口,為他們探索及尋求體面的生計和出路。這87萬在統計上沒有生產值的人,被視為補充現存勞動市場的勞工來源,但從另一角度,我們更應關注,他們究竟有多少是自願的,有多少是被迫放棄參與經濟活動的?絕大多數基層人士都均渴望參與經濟,以自食其力,只是主流經濟對基層並不友善(年齡歧視、性別歧視、零散化的工作和不公平的工作待遇等等),引致他們受到主流經濟排斥。

低薪工種和福利之外的出路

令基層迎合主流經濟,擠身以利潤為終極目標的商業模式中,並非唯一或上佳出路。香港目前的勞動市場工資偏低,在職貧窮問題嚴重,有人以為87萬非從事經濟活動的勞動人口,只有接受低薪工種或接受福利援助兩條出路,合作社正好提供自主勞動、體面工作的第三條出路,讓基層獲取自主性來營造經濟,才是他們海闊天空的出路。

87萬非從事經濟活動的勞動人口,實質是社會上極寶貴的人力資源,問題在於我們能否跳出現行勞動市場就業的框框,有更多自主體面工作的想像!尤其因承擔家庭崗位的一大群,自主體面的工作,才可以釋出他們的潛力。再者,世界衛生組織及國際勞工組織,均指出工作對人的重要性,是超越經濟層面的,工作不單為賺錢,而是可帶來社會接觸、社會背景、社會認同及時間組織。

香港嚴重的貧窮問題,某程度上可理解為基層受到主流經濟排斥,若能疏理社會排斥,定必更勝扶貧,只可惜香港的扶貧政策,仍以賑濟思維作主導,如食物銀行、交通津貼等。這令人珍惜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窮人銀行」的成功,在於尊重及信任窮人為自己謀生的動力,而事實上,基層並不希望福利式的賑濟,而是能自主、自信及自尊地,靠自己從事一點生計。

勞動者自主的實踐

合作社的經濟活動,有點像『磨較剪鏟刀』的年代,人人可做經濟,服務和勞動的需求與提供,雙方直接交易,這樣的經濟活動,才會保持著人與人之間互相熟悉、互相負責、互相信任、互相幫助的關係,同時也省卻了中介、尋租、科層、管理、行政等等對基層勞動不利的種種因素。

我們希望合作社『豐』會,讓學者、議員、社員、官員等關心基層處境之仕明白,在討論商業化、市場化的同時,合作社可以做到主流經濟做不到的「自主勞動、體面工作」。只要在民間大力推動,而政府又能在政策上配合,基層勞動者自救自助,絕非紙上談兵。

早於2001年,社會福利署於各區成立的單親中心的婦女就在黙黙實踐。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她們成功建立合作社(有些已註冊,有些沒有註冊)模式提供社區照顧的支援服務,這群擅於照顧人的基層婦女,一來提昇社區的照顧服務質素,二來可各展所長,透過有體面的,而靈活的另類工作增加家庭收入。她們每月服務社區裡近二千名老、弱、傷殘人仕,為她們的家庭帶來超過20萬元收入。

事實上,過往十多年,不少非政府組織,尤其是勞工團體組織者在另類經濟的實踐上,已作出很多貢獻,例如在不同地區推行時分劵、成立多個職工合作社等,讓那些未能獲市場『運用』的人力,仍有機會發揮才幹,改善生活。另類經濟不用倚賴工作配對,不愁工作錯配,也不會出現工作取代。在高度商業化、市場化以外,合作社可以成為87萬人的體面出路。

 

作者簡介:資深社工、香港社會經濟聯盟成員,提倡基層體面工作和尊嚴勞動,抗衡基層勞動的義務化、廉價化和商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