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年青人

為何新一代的香港青年失去了朝氣?

為何新一代的香港青年失去了朝氣?

2014-7-7 14:40:58

【文:Giselle】

筆者完成了DSE後,在身邊同學驅使下,嘗試找份兼職,試試自己賺取金錢滋味,更重要的是吸收社會經驗。轉眼兩個月過去,難得一班同儕聚首,心想定能暢談心中理想,耐何我只看見同儕的臉日漸消瘦。我聽到最多的就是「生活其實也是奢侈品,為了生存,我們唯有拼命賺取生計。」應該給人感覺是朝氣勃勃的小伙子,在殘酷的社會下,慢慢蜕變成一個行屍走肉的都市人。究竟,是社會生病了嗎?

這是一位朋友告訴我的所見所聞。他工作的屋苑會所,最低級的全職職員每月薪金為九千元,扣除交通、飲食費及一些基本開支,剩餘不多。加上又要償還大專學費,根本就是足襟見肘。曾經跟他們談理想,換來的只是一笑。「假若你高薪厚職,追求的是生活;假若你正在費量 生活瑣碎事,追求的只是生存」。一位二十出頭小伙子,理應生氣十足,擁有的青春和熱血成了最大的本錢,然而卻淡淡說出現今香港絕大部分人的心聲。

其中一個著眼點就是他們大部分都是有Top-Up Degree或者副學士資歷。政府大力發展專上教育,卻忽視了認受性問,最後只是苦了學生。一出身,就背著十幾萬元學債,學歷與薪酬卻不成正比。就這樣,他們為了生計只好向現實低頭,曾經許下的宏願從空氣中漂散。

政府常言,年青人是社會寶貴財產,所以教育開支佔了公帑最重比例,然而政府的理念根本脫離現實。與其不斷支助所謂的自資/Asso等等巧名立目的所謂專業課程,倒不如投放更多資源給技術學院,讓年輕人有一技之長,好過為讀而讀。再者,倒不如限制國內同學從Non-Jupas入學的限額。從Jupas途徑,每年僅有18%的學生能夠脫穎而出,相反Non Jupas競爭相對較大。香港的大學,是香港人的大學。縱使要設立多元文化校園,也應先顧及本地學生需要。

年輕人失去朝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社會政策失效亦是原因之一。與其只一味叫學生關心社會,倒不如先問政府給他們一個什麼的家。

 

作者簡介:剛完成公開試的中六學生,夢想入讀政治系。

Advertisements

哪裡來的自信

2014-6-9 10:53:57

【文:文風】

文章為何叫前傳?很簡單,因為我未開始創業。以大學畢業生銀行打工仔身份寫,希望引起同輩的共鳴、前輩的回憶、師弟妹的警惕。

最近流行說夢想,勇敢實行的固然可喜,但畢竟空想的還是佔大多數。空想夢想是毒品,比做一條鹹魚更可怕。流於幻想之間,是甜美的,甚至可以在人群中吹噓一番,帶來面書一個又一個的讚好。身在糖衣而不知,一生就此浪費掉。開始寫『創業者』系列,一是好好整理思路並且對自己的弱點作深刻的反思,二是透過文字記錄勉勵自己不要放棄。人活一生,最可怕是對自己失去信心。最後是希望同樣迷惘的朋友們知道,原來社會是有同路人的。

話說得遠了。一直有人批評香港學生急功近利,讀書工作以人工並非興趣理想為首要因素。我一直深信人本無好壞之分,每個人的思想價值觀,必然來自成長的環境與所在的制度。

教育制度令學生失去「理想」

在香港讀書,就像被安排在一條固定的馬拉松跑道上比賽一樣。先不論孩子的天分或興趣是否在跑步上,總之就要一關又一關的跑。學前教育、小學中學入學試、會考、大學選科都有固定的衡量標準。達不到所謂的標準,就是在制度下的『失敗者』。有人說過,要一條魚爬樹,它一生都會認為自己是個蠢材。要孩子放棄自身的天分來應付考試制度,無疑埋沒了他的一生。更嚴重的影響,是孩子從小就不用思考自己的興趣和長處,因為只要乖乖地在被安排的跑道上跑,就可以了。除了補習考試,腦袋基本上不用作別的思考。最終的結果是跟我身邊大部分同學一樣,『其實沒有什麼夢想』。早早喪失學習的興趣,大學畢業後再沒有考試,也再沒有學習。

制度的形成,是由於父母錯誤的想法。我們這一輩的父母,大多沒有受過高等的教育,在雜艱難的環境中長大的。他們透過自身的努力在社會上打拼出一片比較安穩的生活。在他們的年代,讀書好是可以徹底改變命運的。他們曾嘗過苦頭,希望兒女能夠在比較安穩的環境中成長。但是他們沒有想過,在籠中長大的鳥總需要在外打拼,而且,在籠裡沒有自由的生活是痛苦的。父母濃烈的危機感做成畢業生認為自己必須在大機構工作的價值觀。很諷刺,當所有尖子都憧憬過著安穩的生活的時候,社會缺乏創新,停滯不前,整個經濟則離安穩越來越遠。

追夢的成本

另外一樣讓年輕人卻步的是實現夢想的成本,而其中以地價為最。Steve Jobs的車房創業故事讓人津津樂道,不過在香港,不要說車房,一個車位已經數以百萬計。辦公地方缺乏,而政府對很多大廈的用途也限制多多,亦間接提高創業成本。再者,年輕人到三十來歲,總要考慮成家立室。香港的樓價租金世界之冠,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如果早一點考慮到未來,怎會跑到尋找理想那麼不切實際?

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本來是最平凡不過,但在香港竟成為異類。單單說年輕人『保守』、『沒理想』對事情沒有半點幫助。要對恐懼有深刻的了解,對症下藥,這是我對自己的態度。

 

作者簡介:90後,堅定相信自由民主和自由經濟的重要。一好酒二好讀書,經常在酒吧和圖書館之間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