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林一鳴

人生的不同階段

2014-7-23 15:22:33

朋友告訴我,某人在他的 Talk Show ,拿了我的名字來取笑和 KO ,對數千觀眾說他自己去年的收入,是我的七倍;此事被蘋果日報和東週刊報導出來,題目是「寸爆行家」,剪報還被某人放在 Facebook 上,炫耀一番。朋友很生氣。

我對朋友說:看開一點吧。

只是大家在不同的人生階段而已。

一個簡單問題:在期指戶口賺大錢開心,還是跟孩子玩一局波子棋、落街跑幾個圈開心呢?某人是前者,而我是後者。這就是分別。

其實,我也試過是前者,而且還是很兇狠的那隻,各種不同類型的期指、期權、外匯、黃金、白銀、農產品等,什麼可以炒的都大炒特炒,全都做盡幾十倍的槓桿,試過贏到九彩,也試過輸大錢,每天腦袋裡面,都是炒賣的事情;幸好最後總結起來,還算是頗好看的正數,真是上天的恩賜。不過這是過去的事,現在年紀大了,到了人生的下半場,對金錢的看法也變了。那種在投資場上贏大錢的喜悅,也不見了。

以下是某人在 Talk Show 內,對我轉工感言「逐粒逐粒字讀」的內容。相信我在 N 年之後,仍會對這個人生下半場的決定,感到自豪;最起碼現在做了幾個月,是這樣的感覺。

自從出了公吿以後,這兩天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離開做了二十三年的金融業,轉做新能源的行業?中資投行可以賺很多錢啊,特別是我専做上市公司客戶,收入不錯,很多人都想加入⋯⋯原因很簡單。孩子的手冊,通常都會寫爸爸的職業,我寫是投資。孩子問:甚麼是投資?我說:例如幫自己或客人,在 5 元買入一隻股票,然後在 6 元賣出,就很成功了。孩子再問:唔明,咁即係做乜?我再想,發覺原來我自己都唔明。所以在仍有能力的時候,轉一轉環境,做一點更有意義的事。

  177 呎劏房應罵政府辣招 而不是發展商

林一鳴

香港出生,從事金融行業逾二十年。愛投資,愛跑步,愛寫作,在中港撰寫的財經著作超過三十部,以及定期於報章及期刊發表文章。

2014-7-21 14:35:42

近日長實推出實用面積僅得 177 呎的新樓單位,立刻被全世界大聲痛罵,被市場批評為「好似住監倉的劏房」、「學小龍女瞓繩」等,引起市場激烈潑火的討論。我看了這些評論之後,忍不住要為這些 177 呎的單位,說句公道之話:真是發展商的錯嗎?

當大家不停地大罵的時候,請先想想基本的問題:這類兩百呎不足的蚊型單位,在香港有需求嗎?相信 99% 人的答案都是:這類型的蚊型單位,一定可賣個滿堂紅!發展商是做生意的,市場上需要甚麼產品,他們就做甚麼產品。我不是偏幫發展商,但大家應該搞清楚,問題重點是香港的市場,為什麼很需要這些蚊型單位。你要罵的話,就應該罵「罪魁禍首」,是誰令到香港市民,對這些蚊型單位有強大需求。

這問題的答案十分明顯,就是香港政府的辣招。請看以下小學程度的數學題:

A 餐:用 1000 萬港元,在香港買一間二手樓收租,政府印花稅 75 萬元;估計每月租金收入兩萬五,頂多三萬元(買樓收租的人,應該已有物業,要給雙倍印花稅)

B 餐:用 1000 萬港元,買六間迷你單位收租,政府印花稅15萬元;劏房租金都要四五千元,估計這些迷你單位,每間收租六七千應不難,六間租金約四萬元

如果你有 1000 萬元投資,你會要 A 餐還是 B 餐?就算幾唔識計數的人,都容易看到 75 萬和 15 萬元雙倍印花稅的分別。所以全世界都知道,這些 177 呎的新樓是一定好賣,錯根本不是在發展商,而是製造蚊型單位元需求的罪魁禍首。如果可以給我十個這些蚊型單位,我都會有興趣買來投資,重點是避開超高的印花稅!可惜長實要「1+親」,我沒有「10+親」那麼多頭住家,也不願意買十個三房單位;但如果市場這些蚊型單位有二手放盤,我將會很有興趣去買,估計其他投資者也是一樣。

所以蚊型單位熱賣,細價盤創歷史新高的癲價,並不是偶然的事,而是雙倍印花稅的結果。估計其他發展商一定會跟風,將來可能還有 150 呎、 100 呎、甚至 50 呎的樓都可以賣。

還有一點要平反的,傳媒說要住這些 177 呎的蚊型單位,就要學小龍女瞓繩,或好像住赤柱監獄囚室,說法真的有點不太合適。難道年輕人一從大學畢業,就要買市區大屋嗎?筆者在孩童的時候,就是住在一間不足兩百呎的公屋,家裏成員共有六個人,全部都不用瞓繩,也沒有監獄的感覺,還住得很開心呢!在那個年代,全港最少有超過 100 萬人,都是全家逼在不足 200 呎的地方,但我們都很感謝當年的殖民地政府,可以給我們上樓的機會,有 200 呎已經很滿足了;要住大屋就要自己努力,默默低頭勤奮工作,慢慢地由細屋搬大。其實每一代都是這樣的,我開始買樓也不是十分容易,除非你家境十分富裕,有父母幫你給錢付款,否則要買樓就要作出犧牲,尤其是人生第一間的物業,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就不能有很高的要求,要先買面積較小的單位,或是地方要揀「無雷公咁遠」,或是 N 年舊樓,又或是選擇不買。你要買發展商的全新樓單位,面積當然就要作出犧牲,這不是發展商的錯。

筆者從去年底的開始,一直估計香港樓價會在 2014 年上升破頂,特別是細價樓的價格,是因為香港政府的辣招,是會把樓價推高的。很多人在過去數年看見政府出招,誤以為這些辣招會令樓價下跌,於是想置業的人觀望等待,有樓之人沽樓轉租,結果等下一年,等下又一年,樓價根本沒有預期的下跌,業主又不停加租,痛苦非常……這些被壓制了的購買力,像一個被壓逼著的皮球,在 2014 年的時候爆發了,成為新盤的強大購買力。你們全世界都在罵,但嵐山開盤三天收了 5,000 張票,超額認購多達 18 倍,卻是鐵一般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