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白皮書

人手一本,全民熱研白寶書

2014-6-13 18:21:21

【文:施翎】

抱著沒看過「白寶書」就不能隨便批評的態度 (不然和天朝的北大人們沒太大區別),我在有限時間裡快速看了一次,發現其實這本東東沒什麼可怕,不就是一份歌功頌德,跟人家宣示天朝在香城實踐一國兩制有多麼偉大成功的一份報告書。我們可以這樣理解,聯合聲明是計劃書,白寶書就是報告書。

有消息說,這是準備和英國人開始各種合作項目而準備的報告書,報告十七年來其實我們做得非常出色;有說,這是為了讓國際上天朝人民的好朋友們看看,其實香城現在比英治時更繁榮和諧民主自由偉大,只是有一小撮別有用心的顛覆分子,勾結境外勢力和境內叛亂分子,進行顛覆國家主權的惡行,然後說友人們別擔心,這裡一切都和諧和諧和諧和諧。但是,如果有人想對它指手劃腳的,就不是天朝人民的好朋友。

既然是一份報告書,且讓我們以對機構報告書的最低要求來閱讀。我以前在寫報告書時常被老闆教訓,要一板一眼認真評估,既不能逃避錯誤,更不能虛構成效。報告書裡涉及了很多範疇,每一個範疇都舉了很多例子和數字,但大抵都是要證明一樣東西,就是,偉大的天朝,多次,多次,多次…支持香港成功爭取什麼,什麼,什麼…好,讓我們從最基本的開始。

如果要評論一份報告書寫得怎樣,最基本就是驗證事實,要針對報告書裡面提及的各種範疇,包括教育、醫療、社會福利等一部分一部分地找錯處。(這樣才能使這份報告書日後重寫時能寫得更好?) 略看一次,發現這份東西最大的問題是,各種評估實踐成效的指標非常不一致,有的是說某些東西增長多少,有的是說某些東西現狀如何等等…是否因為某些東西做得不好,為了讓它看起來比較好,所以才會不斷變換標準去暗渡陳倉呢?

另外,有許多和事實或計劃書裡提及的內容有出入的,包括公會就白寶書裡提及有關法官等司法人員應該愛國等論調提出有力的批評,也有網友對書裡有關沙士的論述提出了另外的一種說法。希望在從事教育、醫療、社會福利等領域的朋友也一起當這份報告書的評委,一人一眼一筆,看看報告書裡有哪些地方是不符合事實的。

因為家裡網路壞掉,無法上網找資料驗證,就且憑個人常識提出一些問題,希望拋磚引玉,大家一起找錯處,或者力量夠大的時候,我們能寫出一份香城民間版的《一國兩制在香城實踐的成效及其問題之藍寶書》?
疑問如下:

1. 公民權利:各種人權條例,是香城公民爭取回來的,還是天朝皇恩浩蕩賞賜的?
2. 參與國家事務:香城居民中的天朝公民參加人大和政協是怎麼選出來的?什麼時候選過?我能參選嗎?你不提,我發現我原來從來都不知道是可以選的。
3. 行政長官選舉: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裡的各個屆別人士怎麼均衡法?怎麼看多是那些我不知怎麼選出來的人?那誰能代表我的聲音去選行政長官?
4. 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雙選舉的民主成分不斷增加,又是皇恩浩蕩?沒人爭取過?
5. 經濟發展:經濟發展依然跑在叮噹馬頭?不是說已經被上海超越了嗎?我不熟經濟,請各位評委們指正。
6. 教育:教育事業在亞太區保持領先?這不是97前已經是這樣的嗎?沒有退步就是成績?你對自己要求怎麼那麼低?應該要成功爭取在世界保持領先才能寫進報告書嘛!請教育屆評委們指正,香城過去20年來在教育方面投入的資源的變化如何?
7. 醫療:醫療衛生進步?怎麼我奶奶重病,去了醫院,一架輪椅都沒有? 姑娘還說,我們的輪椅就那麼少,都用光了。請醫療屆評委們指正,香港過去20年來在醫療方面投入的資源的變化如何?
8. 文化體育:是否文化成就太弱?或許投入太少,還是因為曾被捧為文化聖地的西九還在糾結不清,所以十七年來唯一的文化事業蓬勃發展就是四個文化現象被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政府提及的文化產業似乎已經和八萬五一樣已經不存在了?你要威,起碼也提提香港書展吧…體育的話,怎麼我總聽說運動員們在抗議設施不足,那既然設施不足還能屢創佳績,這是皇恩,還是健兒們的奮鬥呢?
9. 社會保障:我只知道一筆過撥款讓社工界人才大量流失,請社福界評委們說說這十五年來去到你們手中的資源是否真的大量增長。公共房屋建設,連建制派議員也經常批評政府,你還有臉拿出來說?
10. 陳太太當選世衛總幹事並連任,靠得是什麼?是沙士期間的偉大功勞嗎?天朝北大人們知道香城人對她的意見嗎?
11. 所謂駐港解放軍踴躍參與香港社會公益活動…我想問,除了軍營開放和夏令營,還有什麼實際公益服務?玩樂施毅行者算不算?
12…
13…

太多太多問題,無法一一指出,僅希望群策群力共同研讀及指出問題。我老闆曾經罵過我,有些理所當然應該做的東西,不是成效,不應該寫進報告書。白寶書裡有大量這樣內容,如果以政府商業或NGO寫報告書的標準來看,這份白寶書絕對不合格。如果我交這樣一份報告書給老闆,他一定會氣死,不僅叫我重寫,甚至直接把我扔出窗外…

那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多奇怪的內容呢?其實這份東西,是為了欺騙自己,欺騙全天下,蒙上眼睛,想像香城人民每天都幸福地在歌頌天朝。但受苦的人民很清楚,各種霸權壟斷生活裡的每一部分,堅尼指數不斷上升,貧富懸殊差距越來越嚴重,衣食住行都有問題。這已經不是一個可以再幸福生活的社會了…我們的香城,已經不存在了…

當然,我們提出的這些批評即使是事實也未必有效,因為我們沒有權力說三道四。你看連當初被迫簽訂計劃書的那位仁兄,今天被龐大銀彈瞄準著也要跪下了,所以一個非元首人物來訪本國,也要被迫把老奶奶從皇宮裡抬出來去見他。

無論如何,讓我們做好自己就好。從最細微處認真做起,這會是最強的力量。

 

作者簡介:香港市民

這個律師「陀衰家」

這個律師「陀衰家」

2014-6-17 11:59:21

【 文:陳在莒 】

繼上次面對本地英語傳媒堅決隱藏自己英語會話能力之後,香港律師會會長林新強再次出來面對傳媒,亦再次成功佔到傳媒版位。

法律界對林新強今次以香港律師會會長名義挻中共剛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之反應,跟上次林新強拒絕以英語回應英語傳媒相似。

「他不代表我!」;

「乜人嚟㗎?」;

「將他跟公義代表香港大律師公會相比,真是對大律師們的不敬甚至是侮辱……」;

「這是我第一次知道法律界有這樣一個人……會長來嗎?」

上述之留言,筆者在林新強佔領傳媒版位,幫黨出聲之後12小時內收到由法律界「行家」傳來的,不小於三十個。

會長成功佔領的又不只傳媒關注,業界內熱烈討論的正是由他的言論所引發之「三權分立」、「司法獨立」、「互相監察,牽制權力,防止獨裁,杜絕貪腐」這些不怎麼艱難概念。這些正是我們法律界的「祖宗家訓,神主版基石」,亦是作為律師的基本道德操守。莫說是法學院一年級學生,就是中學生也不會混淆這些常識(common sense),但現今要由《共匪白皮書》來個「革命性的新定義」,再由一眾「現代香港版趙高」向香港市民闡述何為鹿,何為馬,再為香港法官們繫上「愛國」緊箍咒?

老共不是傻子,他們早就看準捍衛獨立思考,自由民主的三大支柱專業 — 教育、傳媒、法律。教育是老共最放心的。將幾個爪牙滲入校董會,配合主流腦麻痹軟體公務員校長老師呆子娃娃家長事就成。而傳媒嘛,看老共白花銀攻勢,旨使黨羽爪牙買下的電子及文字傳媒不就清楚了嗎!還有梁匪的收回再拍買電訊頻譜,真正的戲肉呀!這個第四權就只靠極少數的幾個良心去維繫。至於司法界,老共深明英國人在這位兒留下的「茶漬」最深,所以他們以最大的「耐心」去滲透。

主權交匪已十多年了,老共在司法界的「經營」也到了「收成期」。

執法方,老共揀卒精明,梁匪不用說,先李少光,再來黎棟國,皆為「忠賢」!再配上曾偉雄這個每天不乏厥詞的小丑爛頭卒。警察已被分為「良心警察」及「黑心公安」兩極。抹黑,毒打,吐口水,又是老共的拿手好戲。「隔離公司(ICAC)」呢?小家湯不談,就是看見這個現任的,看他的談吐,思維邏輯,還有甚麼好說!

司法界當然要談法官。當大家留心裁判法院對有政治背景及不同政見人仕的判決及判刑,大家就看見甚麼是「親疏有别」。事實上,政府棄「上了岸不用俾面誰」的資深律師不求,改聘以「樓未供完仔女開支大」的年輕律師為法官,尤其裁判官,再配上個「暫委」,「暫委」再「暫委」的「脅持制度」,司馬昭之心,不只行内人可見,外行人細心想想,當可明白老共「知人性」這個强項。

共匪的組織經營能力亦是沒話說的 。君以為老共就是只往業界上頭弄?那還請大家多加留意我們的「法律學院」及「法律學生」。看見先進法治國家西方人教授甚至學生跟國語拼音名字的比例嗎?只要跟他們交流過的,君就明白這十多年來老共的上下其手。當代英治下訓練出來的「茶漬」年邁退下之時,就是「法治」這塊五勞七傷的奠基石徹底粉碎之日。

當有一天,原本良好的法律制度,被共匪甚麼白皮書黑皮書而說穿了為撕下面皮書强行僭建,再由堅持「收藏」會話能力不說英語的律師,或者由自稱白人國家畢業但在廟堂裏連說句簡單英語粗口都詞不達意的妖孽去解釋、演繹時,到時香港跟「温州」、「長沙」、「武漢」又真的「融合」得跟「曾黑影」、「梁斯姑」、「吳得掂」、「林新強」一樣seamless了!

還是要向讀者交代我對那三十多個行家的回覆 : 「兄弟姊妹律師們  :  您(們)作為律師公會會員,就必須要為自己運用及/或沒有運用來選會長及執委的一票之決定負責。與其現在暴跳如雷哭訴給陀衰,倒不如6月22日及7月1日作出一個尊重自己的抉擇好了!」

這也是筆者對全港市民之吶喊!

( 作者簡介 :  「在莒」為筆名,執業律師,副業法團校董會校董,尊崇「善惡、對錯、優劣、美醜」價值觀,歧視「指鹿為馬」共匪森林野獸規則 )

記著兩個日子 向白皮書說不

2014-6-13 19:07:38

【文:尹兆堅】

回歸17年,北京政府終於透過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試圖改寫《基本法》。

強權威嚇不能取代真理

白皮書洋洋灑灑23,000字,分成五章,真正重要,也最為惹起港人反感的是第四、五章。第四章〈中央政府全力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繁榮發展〉列舉內地如何為香港供應食水、電力、食物,甚至連2003年在沙士期間提供大批抗疫藥品也包括在內。很明顯,中央政府在此擺出高高在上的「施恩」姿態,要求港人「感恩」。

這跟港人對中港關係的理解大異其趣。我們不必追溯至60、70年代,上一輩如何寄送生活物資給內地的親友,又或在80年代港商如何在改革開放初期率先到內地設廠投資,單是討論港人所獲得的食水、電力和食物等,都是我們真金白銀向內地買回來的(以東江水而論,價錢絕不便宜,條件也甚為苛刻),本質上是兩地互惠互利的交易,而不是中央政府施予的恩惠。北京官員若不明白這一點,中港矛盾將永遠無法解決。

指鹿為馬    破壞自治

當然更令港人憤怒的,是白皮書第五章〈全面準確理解和貫徹“一國兩制”方針政策〉,藉著重新解釋「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等字眼,扭曲《基本法》的原意,大幅收窄香港特區應有的自治權力。誠然,《基本法》的解釋權在人大常委會,但是任何對白紙黑字條文的解釋方法,都不能將黑說成白,指鹿為馬,《基本法》第2條註明香港特區「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第22條註明「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這些明確賦予特區的權利,並不是一份白皮書運用「文字偽術」就可以竄改的。真正對一國兩制、《基本法》「片面理解」的不是港人(如新華社所指),而正是這份白皮書!

面對特區的權力遭削減、港人遭矮化,特首梁振英不但沒有挺身而出,捍衛我們的權利,反而是即時表示歡迎,要求港人全面認識白皮書;又指白皮書經過一年籌劃撰寫,否認是因應未來幾星期社會出現一些事情而發表。

全民大團結    用行動說不

即使他所說的屬實(當然以他的說謊往績,任何說話都難以取信於民),白皮書的說法客觀上也是在打壓6月20至22日的民間政改公投和七一遊行的訴求。如果我們會堅定地捍衛《基本法》賦予我們的權利,包括以沒有篩選的方法選舉特首和普選立法會,香港人就更要藉著踴躍參與這兩項活動,以行動清晰地向白皮書說不!

近日<試問誰還未發聲>的歌聲爆紅,總不時縈繞在耳邊,歌詞呼喚著「捨我其誰衛我城」。香港人已經沒有任何漠視的借口:六二二,齊投票;七月一,齊上街。

 

作者簡介:葵青區議員/民主黨中委

理性解讀白皮書?對不起,我辦不到!

2014-6-12 17:50:21

【文:邵志挺】

一國兩制白皮書橫空出世,全城議論紛紛。特首梁振英認為這份白皮書有助港人更深入了解一國兩制,大家好應仔細閱讀全文,但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回應大律師公會的聲明時則呼籲大家不要過份解讀,看來要「正確閱讀」可真一點也不容易。

大律師公會在其聲明中說得清楚,我亦無謂重覆那些觀點。網上不少評論亦滲入「愛國VS反共」的主觀感情,我亦嘗試排除這些主觀因素,盡量以理性的角度閱讀這篇白皮書。

特區政府官員及一眾建制派人士齊齊跑出來為白皮書護航,認為「全面管治權」跟「高度自治」沒有矛盾。事實上,香港的確是中國一部份,作為「一國」管治下的一個小特區,推行有別於其他國土領域的「自治」模式,正就是大家所理解的「一國兩制」。

打個譬喻,一所跨國企業要管理遍佈世界各地的業務,自然會行使其「全面管治權」,透過集團總部對各地業務的了解,訂立一套分工或分權的體制規則,讓各地的「分區經理」在其獲派領域上實行「高度自治」,在某些地區堅持員工「打卡」上班,又同時容許其他區域的員工彈性上班甚至在家工作。這種行政管理概念,其實並不難理解,亦愈來愈普遍。

當然,集團總部放手讓分區經理實行「高度自治」,並不能一勞永逸。假如某區域的業務出現問題,譬如說一些大型收購合併等「外交活動」,又或者惹上一些影響集團「聲譽」的貪污醜聞等,集團總部自然要插手干預。

可是,集團總部對分區經理管理權力的收放,斷不能毫無規矩體制可依,由行政總裁說一句話就算數。這就是法治和人治的分別。

理論上,假如白皮書還懂得尊重法治精神,其論述應該是:「中央政府行使全面管治權,依從當年中英聯合聲明及特區基本法的規定,讓特區政府實行高度自治。」可是,明明白白地寫在白皮書上的卻是:「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撰寫人寫得如此赤裸裸,根本就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現代版。

護航者或許會堅稱「高度自治」仍是依循基本法的法律框架下實現在中央政府的「全面管治權」內,或許會罵我斷章取義過份解讀,但如果撰寫了差不多一整年的白皮書也能夠那麼容易被人斷章取義,撰寫人的素質未免太低了!

要排除「陰謀論」認真理性地閱讀白皮書,對不起,我辦不到!

 

作者簡介:八十後會計師,土生土長,任職金融界,熱愛和平,不走偏端;網誌

中共發表香港白皮書之後

2014-6-12 9:06:28

【文:孟光】

6月10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發表《香港白皮書》,稱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區的全面管治權,強調要警惕外部勢力利用香港干預中國內政的圖謀,防範和遏制少數人勾結外部勢力干擾破壞『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白皮書措詞嚴厲,圖達到震攝港人的效果。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對中共此一舉措作出了切中的回應,他認為,如果白皮書的論述早在1990年頒佈《基本法》時發表,香港就不會在1997年7月1日順利回歸。《基本法》清清楚楚寫明,中央及所有省市部委,不能干預香港內部自治範圍的事情,他呼籲中央不要在回歸後『過橋抽板』,相信梁家傑此一呼籲是故意的。棄信毁諾從來都是中共的慣技,今天的過橋抽板,梁家傑怎會認為是意外?

中共選擇此時發表《香港白皮書》,分明是衝著佔領中環行動而來,策動全方位的輿論攻勢後,官媒恐嚇『佔領中環』將會癱瘓香港。查實佔領中環,今天尚未有實質的行動與具體的計劃,有何依據會癱瘓香港?華爾街乃美國金融要地,當年佔領華爾街運動持續過一段日子,何曾癱瘓美國?講到底,凡是中共不喜歡的,凡是中共忌諱的,它必然使盡全力將之誇大渲染、抹黑打壓、消滅於萌芽就是了!此一態度,對國內維權異議者如是,對疆藏民族如是,對法輪功與台獨份子也如是,對港人堅持公民提名不設篩選的普選聲音又豈會例外?

港人的佔中行動無非是要告訴中共,要香港的行政長官有認受性,要特區政府有效管治香港,要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並能持續發展,行政長官的選舉容許公民提名,不設任何形式的篩選並由一人一票選出才是正道,同時,立法會的制度改革與維持三權分立更必不可少。遺憾的是,中共把港人的一番善意刻意扭曲解讀,抹黑為反中亂港,收編收買輿論,顛倒是非黑白,疾言厲色之餘,更不惜使用強硬卑污的手段務求消除一切異議異聲。畢竟港人與疆藏民族有異,沒有與爾皆亡與自焚明志那份勇氣。在專權底下,有條件的港人將會移民他去,沒條件的唯有睜著眼睛目睹香港沉淪腐朽。香港人又確實比不上台灣人,沒有掌握自己命運的客觀條件與實力。尚幸香港此刻仍是一個開放的國際都市,只要港人鬥志不失,不畏强權,勇於站出來,敢於發聲,團結可團結的力量,結合可給予奧援的勢力,敢信中共是不敢造次的。謹以愛恩斯坦的名言作結,與港人分享感悟:

“The world will not be destroyed by those who do evil, but by those who watch them without doing anything.”

 

 

作者簡介:生於一個動盪的時代,敢說真話,好行公義,疾惡如仇,深信强權之下無真理。

《白皮書》下的香港人哀歌

2014-6-12 18:46:37

【文:何德漢】

前日國務院「突然」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強調中央擁有香港全面的管治權。這份長達二萬三千多字的白皮書基本上可以用一句說話來形容:「中共決定香港所有事情。」

印象中在中英談判的時期,香港人常常聽到的四字詞語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我們也深信這是回歸後香港繼續繁榮安定的管治原則,也是中央給予香港人的承諾。如今這份《白皮書》一出,卻在《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之外「僭建」一些以往沒有的解釋,完全超越當初《基本法》的原意。

權力全部來自中央
《白皮書》指出根據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一大堆」權力,包括:(1) 基本法的解釋權及修改權,(2) 特首和立法會產生辦法修改的決定權,(3) 香港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的監督權,(4) 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的決定權,以及(5) 向香港作出新授權的權力。中央的權力之大,就連香港法律的制定也要監督,這一點在《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從來也沒有講過,更完全否定了香港一直擁有「行政、司法、立法」的三權分立的制度。

《白皮書》不斷強調中央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香港人有的「高度自治權」也只是中央的授權。「高度自治」並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權,只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務管理權。用一個比喻來說:在中央眼中香港人有的「自治」只是「區議會式」的地方事務管理,其餘的也要由中央決定。中央授權幾多,香港人就有幾多,不存在「剩餘權力」──即是中央未有授予或「未禁止」香港行使的權力,香港人也不得享有。

「港人治港」之上的「愛國愛港」
《白皮書》進一步將「愛國愛港」的定義「發揚光大」,強調「港人治港」有其界限和標準──必須由以愛國者治理香港,這根本是《基本法》沒有明確規定的。《白皮書》提出在「一國兩制」之下,特首、各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肩負正確理解和貫徹執行基本法的重任,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或許此等要求在中國各級省市是可行的,但是奉行「一國兩制」的香港卻從來沒有對各官員有這樣的要求。中央擺明「大石砸死蟹」,以為手執屠龍刀就可以「號令天下,莫敢不從」。中央誤將在國內奉行的「權治」硬套於香港的「法治」制度中,完全不尊重除了「一國」還有「兩制」下香港人應有的權利。

事實上《白皮書》差不多是宣告了「一國兩制」的死亡:當中提出「兩制」在「一國」之內,國家主體實行社會主義,香港實行資本主義。但「一國」是實行「兩制」的前提和基礎,「兩制」從屬和派生(從「一國」中演變及延伸出來)於「一國」,並統一於「一國」之內。「一國」之內的「兩制」並非等量齊觀,國家主體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也不會改變。《白皮書》強調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行使基本法解釋權是維護「一國兩制」和香港法治的「應有之義」,對香港執行基本法的監督也是香港實行「高度自治」的保障。

由此看來這份《白皮書》所講的,無論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這些在回歸前取得共識的原則已經全部被推翻。當年的《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原來只是「回歸大騙局」的幌子,最終一切皆由「阿爺」決定:有沒有普選也不容香港人作主。《白皮書》似在重申中央全面接管香港,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也要由中央話事,從前領導人說的「河水不犯井水」已經成為「空談」。

針對「佔中」的「426社論」
《白皮書》又提及人大常委會擁有對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的決定權,並在最後的部分提到要警惕外部勢力利用香港干預中國內政的圖謀,防範和遏制極少數人勾結外部勢力干擾破壞「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明顯這是對香港人作出警告,也令人聯想起這是衝著「和平佔中」而來,所謂的「極少數人」大有可能是指「佔中三子」。思歪提及《白皮書》是中央花了一年時間籌備。言猶在耳,一年多前正是「和平佔中」剛剛開展的初期,並且當初也預計在今年的七一發起「和平佔中」,時間上的吻合是絕對衝著「和平佔中」而來。

其實中央發表這份《白皮書》正正反映出當權者對「民意」的恐懼,當中所用的字眼用得越是嚴厲,也越發反映其恐懼的心魔。偏偏這份《白皮書》只會「曲線呼籲」更多香港人參與「6.22全民投票」,甚至會有更多的人參與今年七一遊行。就連那些本來想以溫和態度和中央磋商的香港人似乎已沒有其他的選擇,以為可以「有商有量」的香港人恐怕是痴心妄想,香港人只有被迫以更「激烈」的方式表達對民主的訴求。

25年前中共發表了《426社論》,指出當時的學生的愛國民主運動是叛亂,也成為了八九民運的轉捩點。如今《白皮書》同樣將「和平佔中」視為極少數人勾結外部勢力干擾破壞香港的「一國兩制」。相信香港的解放軍已經收到「密令」,隨時要為「緊急狀況」作好準備。

將來的歷史會說:香港因著「2017政改」而發生的「嚴重事情」,起因並不在於香港人的激烈行為,卻源於中央在香港施政上的強硬立場,妄顧香港在《基本法》賦予的權利,最終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結局。

 

作者簡介:人民公僕,香港土生土長,少年時代醉心於經濟學,最終卻埋首於社會中工作。如今人到中年,心意更新而變化,迎接人生的下半場!!!

一份白皮書叫香港人收皮

2014-6-11 12:45:12

【文:笨人Be】

我以前一直認為自己畢業後會回香港工作,服務香港市民,提高市民對心理健康的意識,但這幾年發生的林林總總讓我日漸卻步起來。繼劉進圖事件後,今天晨早驚見那部白皮書,簡直讓我不得不再次提心吊膽,心寒起來。回來香港的話,究竟會是甚麼的一回事﹖ 沒有民主的香港是甚麼樣的香港﹖香港已經變成這樣,台灣日後又會變得怎樣呢﹖移民台灣還會安全嗎﹖大陸人還想來香港嗎﹖ 種種的問題讓我又再次考慮留居美國或到別處去。

離開香港已經差不多七年了。以今天香港的精神狀況,我並不擔心找不到薪水比美美國的臨床工作。回來香港工作,我既可以和家人朋友一起,又可以天天講廣東話,不用受人家歧視,何樂而不為﹖ 可是,香港變得越來越不像樣,不但甚麼都要爭,現在連本來有的都變成無。想不到還未到五十年,一部白皮書便叫香港人收皮,不要異想天開,所謂的一國兩制完全貨不對版,教人失望不已,也叫人夢醒夢碎。

請不要以為我留在美國工作比較容易。我非為美國公民,沒有申請綠卡,也還沒有正式的工作簽證。在美國找份工作,我還要請求公司幫我申請工作簽證,並請公司替我付上差不多五千元美金。以美國今天精神健康經濟環境,人家不請我的理由不是我的個人能力,而是因為簽證的問題,至少有好幾個僱主已經是這樣開門見山的對我說了。我不怪人家,誰叫我不是美國人﹖ 香港人在美國,就如大陸人在香港,這個道理我很是明白,所以我從不怪到香港的大陸客。將心比己,如果國家有足夠的資源,良好的居住環境,誰欲離開﹖ 誰又想與自己的子女分隔兩地,或讓他們天天過境上學﹖ 美國人覺得我在搶他們的飯碗和資源,香港人覺得大陸人拿走了香港的資源。我自己在人家地方又可以說甚麼,除了跟大陸人一樣說不公平,我只可以默默接受不公平的對待,並冀望找到一份可以接受的待遇。

正常來說,既然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便應該要折返了,那為甚麼我還要留在一個稅又重,我又要低聲下氣,而我又沒有投票權和福利的地方呢﹖是我太糊塗,還是我太害怕回去那個我已經不熟悉的香港﹖眼看一連串的事件就如看<<步步驚心>>一樣,擁有的都可以隨時給中央收回,如今白皮書一出,那種無力感更讓我對中央政府心灰意冷,膽戰心驚。 回去香港,可能如入鳥籠,再出來就更不容易了,不如留在他鄉,至少有一份叫自由的氣息。或者,我這樣想有點誇張,但願我誇大了事情,也不願看到香港落得如此受人宰割的田地。這種「賞賜」,我受不起,但慨嘆此時此刻只能叩頭謝恩。

這樣的賞賜,你還留得住誰﹖

 

作者簡介:百份百的香港人,現居美國明尼蘇達州,是熱愛生活和煮飯的飲食失調心理治療師。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