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老殘遊記

老殘遊記與為官之道

2014-7-21 13:59:22

圖:icollector 拍賣網

圖:icollector 拍賣網

【文:魏王才】

「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何所不可為而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吾人親目所見,不知凡幾矣。」- 《老殘遊記》十六回原評

偶爾看到從前筆錄晚清時期劉鶚的這段,想想現況,不勝唏噓。

《老殘遊記》主角老殘是大概三十餘歲,不做官連夜逃走,當個行醫救世走遍江湖的博學郎中。此書為香港人熟悉的大概是「明湖居聽書」一段,歌女曲藝高超愈轉愈高,中三課程要讀。但其實整本《老殘遊記》透露作者對國家命途的擔憂和他對官場腐敗的批評。

書中有「清官」二人玉賢和剛弼,都是自鳴清高、殘忍和剛愎自用。為了要顯示管治得力,一片繁榮穩定,便用嚴刑峻法,更有不少屈打成招,濫殺無辜,百姓有冤無路訴。主角是作者劉鶚的理想人物,受人尊敬且有能力救人於危難,但現實卻沒有這般人物。
老殘在書中所言:「我說無才的要做官很不要緊,正壞在有才的要做官……只為過於要做官,且急於做大官,所以傷天害理的做到這樣。而且政聲又如此其好,怕不數年之間就要方面兼圻的嗎。官愈大,害愈甚。守一府則一府傷,撫一省則一省殘,宰天下則天下死!由此看來,請教還是有才的做官害大,還是無才的做官害大呢?」
好苦。官員是一個比一個差,平民想過較好的日子只是(可以的話)兩害相權取其輕。這個「有才」,才能用於與民意相違的政策上,才能用於一意孤行、埋沒良心上。而數日前曾志豪才說懷念董伯伯,實在有「請教還是有才的做官害大,還是無才的做官害大呢?」之意。

老殘的朋友申東造夾在酷吏上司玉賢和百姓之間,實覺上司殘忍至極,不忍實行他的政策,但不依照上司的做法,又沒有其他好法子。面對一個極權的柯打,地方官可以怎樣做?

老殘說:「若求在上官面上討好,做得烈烈轟轟,有聲有色,則只有依玉公(玉賢,上司)辦法,所謂逼民為盜也。若要顧念『父母官』三字,求為民除害,亦有化盜為民之法。若官階稍大,轄境稍寬,略為易辦。若止一縣之事,缺分又苦,未免稍形棘手,然亦非不能也。」

放諸香港,老殘說得很清楚,若要討好阿爺,即管妄顧民意、與巿民對立,但要記住這是官逼民反。若口口聲聲說「急巿民所急,想巿民所想」,拜託,為民除害。切身處地站在巿民的角度去想,不是輕輕一句「等多班車」、在無數據下說「主流民意」,也不是任遊客隨地便溺而說句「包容」。地方官是不是完全不能發聲?當然不是,尤其是在這本來就是例外的城巿。再要顧忌,也是「稍形棘手,然亦非不能也」。

要求首長能有如此胸襟,似乎是奢望;還望執法人員在執法的時候,在面對不合理的指令和手無寸鐵(甚至和平抗爭)的巿民的時候,能想起當日為了甚麼加入警隊──除暴安良?還是把巿民帶上黑車痛毆?

 

作者簡介:書蟲一條,戲迷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