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非常林奕華

我和林奕華的一場 Great Sex

非常林奕華

非常林奕華

 《非常林奕華》為香港藝發局資助的非牟利劇團,1991年由藝術總監林奕華成立至今戲劇作品超過五十齣。近年演出包括:「城市三部曲」系列、「四大名著」系列、《賈寶玉》及《恨嫁家族》等。巡迴演出的足跡遍佈香港、台灣、中國大陸不同城市、澳門、新加坡及歐洲。www.eldt.org.hk / facebook.com/eldt.hk

2014-7-24 18:11:15

文/黃詠詩

 

《恨嫁家族》這個劇本很特別,寫的時候,我的心的確充滿著恨。

11 月,紐約。在亞洲文化基金支持下,第一次踏足美國。我。36 歲。紐約以 25 年內最強勁的 3 場暴風雪,來迎接我這個單身女子。

自恨之一,來紐約交流又偏偏要帶個劇本來寫;自恨之二,偏偏選正暴風雪時間來紐約;自恨之三,三小時的戲有十三個角色個個都要有戲可演,做死自己,簡直是自殘。

是,我憤怒,憤怒夾雜自恨;對,我很少去怨,多數恨。

怨,是希望人家憐憫自己的遭遇,出力為自己解決問題;怨,會不停對身邊的張三李四不停呻呀呻,將別人的同情,曲解為認同;對,我很少怨,因怨是懦怯的;作為朋友,你出手幫助怨婦,她很少可以從新站起來,「呻呻呻」就可以得到幫助,她還會自己出力嗎?

相比於「怨」,「恨」就高貴得多。「恨」好玩的地方,是可以「懷在心」的。可以藏,可以露,可袖手旁觀,又可殺人於無形;而膚淺的怨,只是可悲的情感暴露狂,好像身邊所有人都欠了她似的。很趕客。

 

在紐約 44 街的小公寓中「生恨」

在沒法外出的雪夜,我留在紐約 44 街的小公寓,不停編織著不同程度「恨」。

在《恨嫁家族》中,是一個父親缺席的家。
我將欠缺守護者,頑強地成長的復仇,寫了給大姐姐;
我將曾毀滅他人和自己的風流,寫了給二妹;
我將曾經被漠視被當透明的童年,寫了給三妹;
我將曾經為一段感情付出的血淚,寫了給四妹。
我將曾祖母是靈媒的傳說寫了給劇中瘋掉的媽媽;
我將成長中期待的守護者寫成了管家;
我將曾在心中出現的怨念寫給前度;
我將在人生谷底遇見的無聊朋友寫了給閏蜜;
我將一個性幻想寫給勾引者;
我將我設計的完美男人寫給新郎;
我將拿走「傳家之寶」的任務交給了小偷;
我將我兩頭貓的性格寫給了中提琴手;
還有,我將我希望成為的自己,寫給了弟弟。
寫的都是我,寫的都不是我。

《恨嫁家族》角色及台詞

《恨嫁家族》角色及台詞

 

自毀就是編劇的天性?

我把自己所有階段的感情,溫度的高低,情感的濃淡,各種反應和後知後覺,儲在我的資料庫;然後把觀察到別人的,也儲起來;最後拿出來整合。橋段可以假,感情一定要真。

一定要這樣寫,沒辦法,自毀可能就是我的天性。

與林奕華導演合作的第三個作品,也是我第一個跟他合作的原創劇。

老實說,跟林導演合作,「舒服」不會是適當的形容詞。開會期間,他不停會挑戰你的底線,將你推到 limit;但你拿他沒辦法,因他也常把自己推到 limit;他對自己都這麼高要求,要求自己那樣清澈,我可以做的,就是把自己的 limit 轟走,跟他死過。

起初跟他合作,聽到他的想法,我心想:「不可能吧……」,然而我心又不忿,既然他也覺得可以,為什麼不?於是,現在每每聽到自己心裡想著:「不可能吧……」我的心反而暗喜,因為只要我征服了那個「不可能」,我又打倒了昨日的我了。

於是開會期間,觀看了很多不同電影,提過不同的書,Oh GOD! 這麼多東西怎麼連在一起好呢?!But wait! 我先記下再想想辦法……當中有個主旋律,現在還未知是什麼但……應該可以的……

 

林奕華的底線是一直在挑戰我的底線

遇到一個肯將你推到 limit 的人,禍是表象,福從中來。

然後我在紐約連夜趕工,終於交了稿,把創作受精成功的胚胎交了給他;誰知幾天後,收到消息,與林導演合作無間的佈景設計師陳友榮急病過世了。導演為了紀念他,索性不要佈景,在空台中演出。

林奕華為了紀念陳友榮,索性不要佈景,在空台中演出。

林奕華為了紀念陳友榮,索性不要佈景,在空台中演出。

劇本中又古堡又大廳又地窖又派對又房間又山泥傾瀉的場景……沒佈景怎麼排?

「恨嫁」在香港首演那天,我徹夜未眠;一直等到紐約時間早上十一時,就是首演完場的時間,我的臉書開始有人留言了,說很精采,我的 baby 順產了,我才鬆一口氣。又急急問觀眾場景的安排,演員的處理……慢慢收到朋友的電話了,是梁祖堯,說好看到哭死,我信一半,他一向誇張。

好朋友林一峰幫我去「家屬謝禮」,看完後打長途電話來,跟我興奮地說,在沒有佈景的台上,導演如何處理每個場口,我聽的時候閉上眼睛,在腦海中幻想台上的畫面,眼淚不自覺地流下來。我知道他始終克服了。也很感謝林一峰,他知我想知,不厭其煩地娓娓道來。

 

林奕華這樣精采的創作人,在香港死一個就沒一個

我沒有說,其實我很希望可以看到「恨嫁」正式演出。但眼見香港政局動盪,很多演出都賣得不好,重演應該很渺茫了。但回港後得知林導演決定重演,我心想,他確實是瘋的,這戲沒明星演啊拜託!哪有人這麼笨?!但他說,最多負債,也要試試沒明星的製作,到底可吸引多少劇場觀眾。對,他又在推一個 limit 了。

他吃得平穿得平人工也很平,卻最捨得把錢揮到舞台和書本上。他都這把年紀了,犯不著冒這樣的一個險;我想我跟他能多次合作,是因為他擁有著一股我渴望擁有的能量;不妥協、聰慧、敏捷,對,他有一股生命力。

《恨嫁家族》特邀香港演員梁祖堯參與演出「前度」

《恨嫁家族》特邀香港演員梁祖堯參與演出「前度」

有人說《恨嫁家族》是我跟他合作過最成熟的一個作品,他一字不漏地把我整個劇本導出來,還分析得非常詳盡細密。有時我想,這樣精采的創作人,死一個就沒一個,找個繼承的也沒可能。恨只恨他生在香港,這個地方對他不夠好。

這話是我說的。

 

《恨嫁家族》— 我只想有一個人愛而已

 

--

《恨嫁家族》

日期及時間:7 月25 日及26 日(星期五及六)晚上7 時45 分;7 月26 日及27 日(星期六及日)下午2 時30 分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語言:粵語及普通話演出,附中文字幕
劇長:3 小時15 分鐘(包括中場休息15 分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