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黃之鋒

黃之鋒 - 一個超越制度的人

2014-7-15 18:36:16

圖由作者提供

圖由作者提供

【文:鄭曉恩】

就像TVB的公式化電視劇一樣,每年公開試放榜時節,傳媒也會搬出同一套公式:考得差的來個哭臉的鏡頭,狀元的話先問兩條時事,看是不是書呆子,或者試探是否「向錢看」報讀商科;再來特寫一些傷健之類的under﹣privileged考生的發奮勵志故事。

比過往不同,今年焦點是大概史上第一個放榜開記招的學生。作為年半裡成為全港最知名的中學生,黃之鋒得到這個焦點十分合理。而寫下這段文字的動機並非研究他高調公佈成績這個毫無意義的argument。事實上,對於這個比我年幼三年多的小子,我一直抱著一種佩服,今日他的放榜表現,更加確認了我的看法。

先聲明我跟黃之鋒並不認識,跟他接觸僅限於一年多前他到我的教會分享,還有認識他在匯基的老師和同學,對他觀感主要來自公開場合 ﹣ 先想想,在香港地,試問多少人能經常在公開,尤其政治場合表現滴水不漏呢?由他十五歲第一次見報,手拿咪高峰侃侃而談關注國民教育的原由,至在政改論壇對著林鄭鬥鎚子,每一步都清析,有條理,不需扔玻璃,不需嘩眾取寵,除了反映著他深厚的語言和應對能力,也展現出讀再多書也難求的情商。當然,年紀給了他新聞價值上的自然優勢,及媒體官員尚留的幾分情面,但回看他短短兩年在社會間所建立的「思潮」,一種比他的Facebook Page的Like數目有更更更大意義的力量,就是他口中一直堅持的公民推動力,他真的做到了 ﹣ 這種號召力實在罕見。

我還未敢下定論,黃對公民提名的堅持是純屬理想主義,抑或跟政府策略性的議價;是已被政黨和學聯抽了水,還是其實互相抽水;我暫時未夠能力評論他是否很成功的政治家,不過,他一定算是很成功的公眾人物。他成功,因為,他在大眾面前,選擇做一個普通人。聽過任教黃之鋒的老師說,這男孩成績不是特別好,英文程度就是跟一般香港學生無異,雖然出名,在校卻不是風頭躉,每天如常上下課,沒有人群圍著他轉。今天我們就看到,他坦然又帶著一點點尷尬地面對全港八掛的、準備幸災樂禍的人,交代自己沒什麼了不起的一面,告訴社會自己是如何的普通。但就是這個承認自己普通的行為,令他一點也不普通。

從香港媒體回走向像百多年前美國般的sensationalist journalism,自從social media演變成個人marketing platform,我們每天不停看到想較量特別的人。黃之鋒沒有突出自己,沒有轉髮型配隱型眼鏡做男神,也沒有在句子前加很多”well”扮ABC去掩飾自己英文水平。他很有信心做個普通人,因為他清楚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是不需粉飾的事。而就是這份獨特信念和謙卑,黃之鋒身上潛在著領䄂的氣度。

新聞出街後,見到各界不少人士想以輿論為他求學位,一方面固然是大家對他早已超越同輩的批判思考能力,和不用去補習社訓練口試也獲5**的思辯能力的肯定。另一方面,這裡可見黃之鋒一可取之處:他遵從制度。以他的社運成就,大可指責公開試不全面反映自己能力然後「拿正牌」不讀書。但他拒絕做憤青,反而更積極投入做一個制度裡的好公民,同時間反思制度的不足。說實話,根據現時形勢,個人認為他這次要入大學絕對不難,屆時,大家會熱烈恭喜他得到認同,終能在大學裡大展拳腳。沒錯,不過我為他感到高興,甚至滾動,是因為我看到一樣更重要的事情。

我看到,無論最後黃之鋒有資助學位、副學位、沒有學位也好,都會發揮小宇宙,繼續專注跟著自己目標走,喚起身邊的人加入公民運動;無論在任用環境下,他都可以用自己方法去創造一片天空。他根本不需要一個學位去完成他的使命,而很多大學生卻拿了畢業證書還未找到自己的使命。雖然活在制度裡但他不需依制度去證明自己,這就是我最欣賞他的地方。甚麼大學五件事、興趣或前途… 黃之鋒一早已超越這些既定框框,超越了常令年輕人感覺迷失的這些制度。其實,超越制度並非難事。如果你心裡也有一股信念讓你跟著走,以致你對其熱情大於對制度的付出,已可隨心而活。一直支撐著黃之鋒的,相信就是他內裡那顆真摯的火熱的心。不久後他就成年,接觸更大的世界, 衷心希望他在未來能一直保持這團火,帶來更多更好的影響。

 

原刊於〈危城發聲捨我其誰